时共雁声流

[方王]榫卯

01.

“老王你这个挂件儿挺有意思的啊。”叶修说,抬手一拈,捉住摇摇晃晃吊在后视镜下面的一个软陶兔儿爷,一身绿油油的兔儿爷竖着耳朵,小脸红红,不是常见那种笑嘻嘻的表情,眼睛眯着,神色却平静,两边眼睛很明显不一般大。叶修抓着它乐不可支,“太神似了,这士谦送的吧?”

“是啊。”王杰希应声,慢吞吞踩了一脚油门,汽车以厘米为单位在堵死的北京马路上位移,俩人百无聊赖困在车里,叶修玩那个兔爷玩得不亦乐乎,边对王杰希说:“跟士谦商量个事儿,他不是在瑞士吗,咱们过去之后让他来当几天陪练,队里一个治疗还是少了点,老张还要搞战术呢。”

“他在日内瓦,又不在苏黎世。”王杰希淡淡地说。

“也离不了太远吧?”叶修对瑞士地理没概念,只觉得地名耳熟,“《日内瓦医生》那个日内瓦?他一个治疗之神跑那去了,挺能想……他现在干什么呢?”

“搞钟表呢。”一个绿灯亮起,王杰希终于酣畅地把油门踩到底,汽车嗖地蹿了出去,叶修啧啧好几声,又问了几个问题,王杰希听得挑起一边眉毛:“假期应该是有的吧?我不知道,我跟他好久没联系了。”

叶修很诧异,全联盟唯一不用现代通讯工具的人都对王杰希和方士谦不联系感到诧异,王杰希倒无所谓,平静解释:“都太忙,又有时差,闲工夫老凑不到一块儿去,就没怎么聊了。”

“这倒也是。”叶修表示理解,“他现在还打荣耀吗?”

“可能也打吧,就是不上国服了。他的小号我后来就没见上线过。”

副驾驶突然沉默,王杰希奇怪地看过去,发现叶修表情有些凝重地靠在颈枕上思索,王杰希以为刚退役的领队朋友设身处地产生了一些感伤,试图安慰两句,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开口,叶修突然开始叹气:“那肯定不行。”叶领队沉痛地说,“这么久不打,他还能记得住键位就不错了,要不让你们薄情过来……算了,哥自己上得了。”

王杰希在心里翻一个白眼,把车靠马路牙子停下:“这边地铁站,你应该能回去吧?”

叶修震惊:“你就把我在这扔下?道德吗?”

王杰希反问:“不然你要和我去微草?”

国家队封闭集训后天开始,王杰希着急回微草安排事情,要从日常训练交代到给院子里种的东西按时浇水,微草院里种花养草是从林杰开始就有的习惯,小植物们被王杰希和王不留行一起接下来精心照料,一年一年长得欣欣向荣。叶修只好从车上下来,毫不客气地接过了王杰希问他要不要用的一张地铁卡。

“对了,”他突然又回过头,俯下身扒着王杰希的车窗,“他那个兔儿爷哪儿买的?挺好玩,我也弄一个。”

“这种款式市面上买不到吧。”王杰希抬手戳了戳那个圆墩墩的小兔子,“这个好像是他跟着人家在什么婉容院自己捏的。”

叶修无语凝噎,转身就走,非常干脆,王杰希坐在车里没忍住笑出声,和着兔儿爷墨绿色流苏上挂的铃铛簌簌摇晃。

02.

微草人有一种奇怪的共性,就是有着个性而特别的爱好和技能点,音乐男孩刘小别和钓鱼达人许斌之流还算正常,比较匪夷所思的就是王杰希的神棍玄学,和方士谦的动手能力。

微草休息室有一面照片墙,框着每个赛季的留影和平日里的一些时间定格,来微草的每一个人都驻足看过,但很少有人知道那些相框大多都是方士谦自己做的。治疗之神有时候爱做点木工活,甚至还打了个鸟窝放在院里国槐的树梢上,靠窗的地方摆的是个猫爬架。微草招猫招鸟,两种生物在不大的一处地方,居然相处融洽,而且都不太怕人,基本给点吃的就躺平任撸。方士谦将这一点归功于自己,十分洋洋自得。

第五赛季夏休期喻文州和黄少天赴京旅游,跑到微草参观(当时两队还没形成不共戴天的世仇关系),方士谦从他宿舍里举着一个电锯就出来迎接,把剑与诅咒当场吓呆,王杰希都愣了。方士谦没准备上演电锯惊魂,给仨人展示他的作品:一个颇具设计感的木架,从线条上看有草木葱茏的感觉。方士谦站在他的一地木料里骄傲地说:“这个拿来放我们的冠军奖杯。”

“我去!太狂了!”黄少天跳脚,喻文州表示担忧:“不怕伤到手吗?我们平时厨房都不太下。”

“所以知道为什么我操作这么好了吧。”方士谦举起爪子摇晃,“手巧着呢。”

一年之后方士谦的木架子只能闲置了,新赛季里黄少天跟叶修扯皮,把方木匠和王神棍的事迹从广州传到杭州,叶修啧啧称奇:“怪不得他姓方,他徒弟姓圆。”又评论说,“他俩退役后工作就不用愁了,老王给人看风水,老方打棺材,一条龙服务。”黄少天笑得嘴里夜宵都要喷出来:“老方要是打棺材,第一条就得给你。”叶修说:“可别吧,你跟文州面前我哪敢抢先啊。是不是老方?”彼时两位当事人正镇在中草堂队伍里对阵蓝溪阁,全程一言不发,叶修正纳闷怎么还没动静,就见一个神圣之火之后魔道学者骑着扫把直直飞向了某个术士,正在滔滔不绝的剑客立马挺剑迎上,却是冲着另个方向的守护天使而去,周身环绕着文字泡的灿烂光辉。

叶修没参战,他笑得要死,在场的其他人士都没参战,职业群里满屏刷着哈哈哈哈哈和66666,有好事者眼疾手快地把那一瞬间截了图,进行一些后期处理,取了《提问:在王杰希手底带走方士谦和在黄少天面前干掉喻文州哪个更难》、《本是同gay生,相煎何太急》、《药庙风云之论后院放火是不是最强战术》等等题目广为流传,一时脍炙人口,火遍荣耀圈。

当时的结局是治疗率先倒下,魔道学者拿下术士之后和剑客同时归零,黄少天罕见地没有刷一片屏轰炸方士谦和王杰希,最后是喻文州出来说,不早了,王队和方神也早点休息。然后他转头就来敲叶修,“叶神看出什么了吗?”

“我可没你那么了解微草。”叶修回复,“不过我跟你想的一样。”

“所以今年的微草和百花,会是整个联盟里最难缠的对手。”喻文州缓缓打下一行字,眼前莫名其妙浮现一个把十字架挥出电锯气势的治疗之神。

如果说百花是孤注一掷,微草也近乎背水一战,张佳乐疯狂地透支,方士谦拼命地燃烧,最后的结果再度印证了叶修那句很著名的话。防风与王不留行在百花缭乱炫目的光影里打出了一个完美无缺的配合——这一场配合直接将他们提名进了当季最佳组合的评选——白光中闪烁的星尘跳跃翻飞成一片璀璨的光海,暗紫色的身影如一团凝固的黑夜四处穿梭,百花缭乱的子弹结果了防风,而在他的视角之外,所有人惊呼着看到拿下百花的一名角色之后,调转扫把从一个难以置信的角度俯冲下来的王不留行。

第七赛季的冠军属于微草,而荣耀同样属于百花,一切都没结束,只是有的人已经走到头了。

从选手间走出来的张佳乐站在台前,对着明亮的灯光和安静下来的观众,什么都没说,深深地鞠了一躬,而后在潮水般的掌声里走向另一边,和微草队员握手致意,方士谦张开手,两位二期的老对手和老朋友给了对方一个心照不宣的拥抱,再之后,百花退场,聚光灯与所有镜头一齐投向舞台正中捧起奖杯的一队人。

场下有人大声呼喊着魔术师、治疗之神,王杰希和方士谦对视了一眼,向前跨出半步,没用话筒,中气十足地向场下吼了一声:“微草!!”

下一刻,场馆中回响起山呼海啸的“微草”。

“王杰希。”回俱乐部的时候坐在大巴上,方士谦重重地拍了两下他的肩膀,“行,我就承认你这人可以,这些年没白追着你费那老鼻子的劲。”

王杰希闭着眼,低低地发出一声笑,“那你……什么时候走?”他问。

“八月吧,再跟你上训练营转几圈儿。”方士谦说,他低着头,不断地摩挲戴在指节上的冠军戒指。

王杰希轻轻睁开了眼,方士谦位置临窗,他坐得靠外些,于是能看见车窗外流动的光影和方士谦一半落在阴影里的轮廓,侧面一笔锋利的线条。方士谦突然转过头来,王杰希来不及收回视线,只能瞬间眯住了眼睛,好像刚睡醒,还不适应外界的光线。

方士谦噗嗤一下乐出声来。

王杰希说怎么了,方士谦乐得拍腿:“老王你刚才表情太好玩儿了,我怎么没照下来,哈哈哈哈……”

王杰希懒得理他,把椅背往后调,靠上去准备再睡一会,方士谦不笑了,凑过来,越过他伸手握住了他搭在一边戴着冠军戒指的左手。

他个子高手臂也长,几乎是把王杰希整个给环住,混混沌沌的微草队长瞬间清醒,方士谦抓着他的手在戒指上摸了半天,王杰希忍不住说:“你要不就把它摘下去。”

“可别。”方士谦说,“戴上了哪还有往下摘的道理。”

他把王杰希左手按在自己手里紧紧地握了握,不知道传递一种什么情感,王杰希心里祈祷他快放开不然事情可能会超出掌控,方士谦果然下一秒就放开了。王杰希松了一口气,看着方士谦坐回去,又生出一点怅然,他拧开一瓶冰水灌了几口,把那些翻涌的心思和情绪通通冻住,慢慢地吞了下去。

03.

方士谦行李不多,必用的稍微打包装箱一下,还有一些干脆一股脑丢给了王杰希。

“好家伙的,”王杰希抱着胳膊靠在门框上,“合着我就一回收站。”

“这是艺术品!”方士谦把一个造型抽象的鹿头使劲塞进箱子里,坚持着捍卫他作品的尊严,“这些东西你就说拿去拍卖吧,过几年绝对能进苏富比。”

“进史努比还差不多。”王杰希说,“不过我不拍。”

方士谦回头看他,“不拍?”

王杰希淡然:“一个也不拍。”

然后他慢慢地补充:“拍了我还得自己倒贴运费场地费,找罪受吗我是。”

方士谦上半身在一个柜子里,丢出一个小木盒冲他砸过来,王杰希稳稳接住,放在手上打开,看到一些精致的木结构部件,“这是什么东西?”

“榫卯。”方士谦从柜子里把自己拔出来,在客厅地毯上盘腿坐下,“这东西特别有意思,不用胶不用钉子,就能严丝合缝地死死固定在一起。”

“怎么做到的?”王杰希问。

“打磨。”方士谦说,“多余的木料全都不要,把榫头完全削成适合卯眼的形状,然后嵌在一起,外力就拆不开了。”

“这是我第四第五赛季的时候做的,那阵子压力大,底下就从易到难做了不少,这几个应该是最好的。”方士谦抬头看向捧着盒子站着的王杰希,“送你了。”

“这个也送我?”王杰希从盒子角里拈出一枚小小的戒指。

方士谦挑起眉,一时想不起来他什么时候弄的这个戒指,突然一拍腿回忆起来:“对对,这是第五赛季冬休那会,我当时想象冠军戒指是个什么样子,就自己随便雕了一个,结果联盟里的还没这个好看。”

“这个……你确定你戴的上?”王杰希比了比大小。

“戴不上啊。”方士谦说,“这你的尺寸。不是我说,你那个手真的细的有点可怕了,尤其前两年,就一堆骨头,孙哲平以前跟我说他和你握手都怕把你手握断了。”

王杰希把戒指和几个榫卯部件都放回盒子里,犹豫一下,还是没有道谢,他和方士谦这么多年好像从来没用过什么谢谢对不起一类的字眼,开始是都拧巴,后来是觉得没必要。方士谦又捣鼓了一堆东西,然后一拍脑袋:“我还有东西没给你。”

“电锯。”王杰希提醒他。

“不是,电锯我没打算给你。”

“……你准备把它带上安检吗?”

“黄少天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说要拿回去做个夜雨声烦。”方士谦解释。

“我的娘了,他俩可别再把手弄坏了吧。”王杰希吓得不行,“然后左宸锐下次就会写,方士谦送的电锯,阴谋,十亿分。”

方士谦跟他一块乐,然后想起那个东西是什么,“现在不在我这,等登机那天给你吧。对了,你上次说那个下赛季要出道那孩子,叫高英杰那个,我听小别和柏清说都不错,你好好养着,别给太大压力,别拔苗助长。”

王杰希笑了一声:“以后谁再说我单身父亲,我就让他们感受一下方神丰富的育儿经验。”

“毕竟你也是我带起来的啊,小队长。”方士谦摇头晃脑地说。

王杰希一早把车开到方士谦楼下,送他去首都国际机场,方士谦怀里揣了一个什么东西,坐到副驾驶上就开始往后视镜上挂。

等他摆弄完,王杰希才看清那个绿得鲜嫩嫩的大小眼兔儿爷。

“这是那天晚上你的表情。”方士谦说,“好好留着,让你敬爱的方士谦前辈时刻照耀你前进的道路。”

“你可快滚吧。”王杰希没好气,他回去就把这玩意儿摘下来扔了,王杰希盯着那个兔子想。

04.

王杰希版兔儿爷在他车上挂了三年。期间微草不断有人离开有人加入,放走的乔一帆和李亦辉是否错误,没有争取到的唐柔和邱非是否遗憾,现在这个完全以王不留行为核心的微草到底有怎么样的前景,王杰希有时候坐在车里考虑这些事,会突然紧紧地攥住方向盘,指甲都要嵌进皮革里。

张佳乐走了又回来,叶秋——叶修走了又回来,甚至于孙哲平、魏琛,他们是有不甘心的,王杰希很清楚,方士谦是否也有呢?治疗的职业寿命本应该很长,即使精通双职需要更多的精力,如果需要配合的不是他这样一个难缠的队友,方士谦会坚持到什么时候?甚至有时候他也会问自己,永远错过全盛时期的魔术师,你又甘不甘心?这样的想法通常只是全明星酣畅地打过一场之后极短暂的一瞬,彼时他把那块小小的榫卯握在手里,大片葱茏的草木在他眼前燃烧成绿色海洋,一个背影站在当中,他选择了打磨,让微草成为牢不可破咬合住的整体,那么这就够了。至于现在——王杰希轻轻拔掉一块插销,他要开始把自己拆出去,纵然是他用血浇灌起来的枝叶,最终也必须脱离开他,深深扎根到地里去,只凭自己顽强向天生长。

他的微草,绝不能只是他的微草,永不能只是他的微草。

十赛季半决赛,王不留行倒下,轮回的全胜似乎已经无可置疑,他看着屏幕上飞行的木恩,左冲右突的飞刀剑,举起盾牌的独活,慢慢伸手撑住了额头。

高英杰身后突然升起圣治愈术,木恩又握住扫把向前冲了过去,飞刀剑默契地接应上他,与对面的一叶之秋缠斗起来,袁柏清站在不远处,顽强地一次次拉起木恩极速下降的血条。

——一个转机!

尽管只是很短暂的一瞬,但已经足以令人相信,没有王杰希的微草团队,也绝对不可小觑。

几人的头像灰下去,王杰希看着一叶之秋矛前的魔道学者和守护天使,抬手掐了掐发酸的鼻梁。

不算太久以前,他和叶修一起下了一个二十人团本,袁柏清担起了微草这边垃圾话的输出,和叶修吵个没完,叶修敲小窗来找他,长吁短叹,说你们薄情果然是老方的亲传弟子吧,颇有谦氏遗风啊。他笑笑,截了个图发给方士谦。

也不算太久以前,叶修还是叶秋,肩上的队伍还是嘉世,全明星每每和微草分在一组,团队赛总会变成一场语言类节目。微草的治疗热爱输出,热爱一边骂他和叶秋一边给他们哐哐加上几管的血。张新杰打擂台其实不是特别惊讶的事儿,第六赛季的时候,叶秋就有过让两边的治疗打一场个人赛的想法,方士谦当时积极响应,结果最后也不了了之了。

叶修和韩文清说过一句你当我是张新杰啊,其实也和他说过一句你当我是方士谦啊,王杰希怒喷,你连台词都使两遍,果不其然是最土的!花花绿绿的君莫笑在他眼跳来跳去,王杰希觉得烦死了,以前方士谦也是这么个闹法,他当时有觉得这么烦吗?销声匿迹的方士谦不算频繁但又从不间断地被王杰希想起来,像钟表的时针,偶尔被注意一下,于是便听见了细细密密匝在心上的声响,而不注意的时候,其实也在走,细水长流,从不间断。

他想说方士谦我有点想你,我真的挺想你的,但他打开聊天界面,一段时间之前方士谦找他,问他累吗,王杰希当时非常潇洒地回复:不累。于是他就真的不累,他把手机放下,走到阳台上看看北京稀薄的星空。

方士谦给他照过日内瓦的银河,问他在北京吸霾是否安好,夜深的时候打过来一个语音通话,用异国语言唱一支曲调柔和的歌。这样慢慢过了三年,算上以前都有八年了,一道朦胧暧昧的界限就那么似是而非地横着,谁也不退远一点,也不走近一点。

终于有一天方士谦上线了,荣耀国服,牧师扛着十字架大马金刀地站在魔道学者面前,方士谦说王杰希,你要去苏黎世飞了,你个小兔崽子,你想不想我。

05.

“你过来给我们当陪练,就老张一个治疗不够。

“行。”

“最好在宾馆边上租个房子吧,瑞士菜还是吃不惯,我想带点炸酱。”

“行。”

“柏清也要过去,孩子们都过去,你不用想账号卡的问题。”

“行。”

“老外打荣耀怎么样?”

“行。”

“自动回复?”

“不是,老外水平都不错,但是你尽管飞吧,现在没什么挡得住你了。”

王杰希沉吟许久,终于打下了两个字:“本人?”

“你什么意思啊靠?”方士谦气得当场开麦,“有眼不识你大爷?”

“行行行。”王杰希赶紧顺毛捋,方士谦气来得快消得更快,给他发过来一个地址。

“这什么?”

“我租的房子,跟你们宾馆就离一个广场。”

“可我还在中国。”

“不碍事,省的我以后忘了。”

于是方士谦也就真把这茬忘了,直到中国队杀进了苏黎世的宾馆,他才想起赶紧跑过去收拾屋子,是个小别墅,楼上楼下屋子不少,他已经跟什么林敬言孙哲平说好了,他们来看比赛就住这,主要是孙哲平来掏钱。这些事王杰希都是不知道的。

王杰希知道的是他这两天被西餐逼死了,于是他找方士谦要了钥匙,买了点面粉,系了个绿呼呼的围裙,率先开发起了小别墅的厨房。

与此同时方士谦接到了袁柏清的电话,袁柏清说师父啊我们也到了,队长的电话打不通,我们去哪儿啊?于是方士谦让江波涛和许斌带着大部队先去国家队那边打个招呼,给袁柏清单发了小别墅的地址,“你们仨先过去吧,跟队长报个到,杰希好像今天要做炸酱面。”

袁柏清、刘小别和高英杰,听说队长做了炸酱面,恨不能飞过去。

王杰希听到门铃响的时候正在煮面,身上系着围裙,脸上沾着面粉,他以为是方士谦,走过去把门打开。

袁柏清的脸最先伸进来:“队长!”

其实比方士谦还令他惊喜,后面走进来的刘小别和高英杰更是,王杰希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很高兴地说:“进来吃饭。”

高英杰身后走着兴欣的乔一帆,这一点王杰希不太惊讶,刘小别后面挂着蓝雨的卢瀚文,这一点王杰希也能理解。

而他们之后,走进来了嘉世的邱非,霸图的宋奇英,王杰希的微笑渐渐就有点挂不住。

其实逻辑比较简单,袁柏清和刘小别带着高英杰来见队长,乔一帆跟叶修打过电话,也想过来这边看一看,卢瀚文本来就黏着刘小别,一听有吃的更是不肯走,邱非被微草招揽的时候跟高英杰混熟了,因着叶修跟乔一帆也关系不错,所以被俩人一道拉了来,邱非都来了,宋奇英也就跟了过来。

小年轻们站了一客厅,看着他们严肃高冷的王杰希前辈系着一个围裙,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内心惊涛骇浪不断翻涌。

“都坐下,吃饭。”王杰希淡定地宣布,淡定地转身回了厨房。

方士谦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餐桌上坐着一堆平均年龄十七八的小伙,王杰希正在给他们发筷子。

“先吃着,不够我再煮点。”王杰希说。

方士谦忍住笑,大爆手速拍了几张照片,传到他作为专业陪练混进的国家队群。

“微草托儿所即日起正式成立,各家都过来认认孩子。”

片刻之后,队群爆炸了。

黄少天说:大家好,我是左宸锐,今天我要给王杰希打负一万分。

孙翔和唐昊说:道理我都懂,但袁柏清和刘小别是怎么混进去的?

江波涛、许斌、郑轩一干人等刚和喻队长会过面,叶领队在接待韩文清林敬言孙哲平等等老朋友,他们都发现了飞速跳动的手机消息,于是打开查看。

事实上,方士谦进入奶爸角色比王杰希还要快一些,一顿饭的时间,他已经给宋奇英细数了韩文清的开荒岁月,给卢瀚文科普了喻文州的吊车尾时光,和乔一帆推杯换盏,和邱非称兄道弟(邱非吓得面如土色),刘小别和袁柏清习以为常,高英杰有些惊恐地眨着眼睛。

“英杰啊。”王杰希突然说。

“队长?”高英杰和他一起看向正拍着卢瀚文的肩膀、向乔一帆举杯的方士谦。

“我现在觉得,”王杰希脸上有淡淡的笑意,“微草,要肩负起联盟的未来啊。”

(Fin.)

评论(43)

热度(1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