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共雁声流

[方王]昨夜星辰

0

 

无声无息地,一支骨节细瘦的手突然伸到他面前,腕子上标志性一串念珠,刘小别汗毛倒竖,不敢抬头看他表情,乖乖上交手机,王杰希瞟了一眼,屏幕上备注母后的人正在轰炸他小窗,信息刷刷刷刷,来不及看。

 

王杰希垂眸,投来一个询问的目光,意思是能不能翻翻,刘小别苦兮兮点头,于是王杰希划着屏幕浏览起来。这位母后能说程度不亚于他们的一位老朋友,正热情洋溢地谈论一些世邀赛事宜,胡扯八扯,从“现在治疗真的是越来越牵不出来”到“提醒王杰希别忘了多戴两副墨镜”,当事人王杰希百无聊赖看着,终于见到一条有建设性的消息:“我到时候也过去,让薄情把卡带上,你偷偷跟他说,不能泄露军情!”

 

晚了。

 

刘小别眼睁睁看着王杰希按住那个小喇叭,淡淡说了一句“朕知道了”,一把性冷淡嗓音,无情地飞向大洋彼岸。

 

“训练的时候不要玩儿手机。他找你也不行。”王杰希谆谆教诲,然后把手机放回桌面,心情不错,抬手在刘小别头上揉了两把。

 

 

1

 

第七赛季全明星办在北京,结束之后选手们进行传统聚会,方士谦在场馆附近订了一间KTV包厢,搞了一堆赞助给他们祸祸。两位地头蛇到得比较晚,推门进去的时候被张佳乐的哈哈声灌了一耳朵,楚云秀夹着烟坐在高脚椅上乐不可支,抬手招呼他俩:“快快快,看表演——《怒斥广州记者》。”

 

他们找了个沙发坐下,黄少天和叶修的表演正达到高潮,喻文州实时解说:“叶神是左宸锐,少天,嗯……是方神和王队。”

 

“一人分饰两角。”张佳乐吃着薯片补充,挤眉弄眼,笑容狡黠。

 

 

“王队长,请问方先生治疗猴不猴哇?”叶修举着烟盒当话筒。

 

“猴哇!”黄少天一本正经回答。

 

“那微草支不支持哇?”叶修又问。

 

“当然!”黄少天眯着一只眼,技术炉火纯青,半天不带眨一下的(可见经常模仿他王老师)。

 

“方先生,那王队长打得猴不猴哇?”叶修开始找事。

 

“猴哇!”黄少天不眯眼了,他往胸前比划了一个十字。

 

王杰希挑起一边眉毛,方士谦乐出了声,“我靠,”他说,给自己倒了杯酒,瓶子里剩下的一点倒给王杰希,“这梗都已经玩儿成这样了,咱们今天谁都出不了这个门。”

 

“刚才你问我,我可以说无可奉告!”黄少天激愤地拍了一下桌子,拉高裤腰站起身来,“任何事情,都要按照联盟的基本法,按照职业选手的准则,我觉得你们新闻媒体,还需要学习。那蓝雨的喻文州,比你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我和他谈笑风生!啊,微草有句古话,叫风骚走大位……”黄少天一边挥手一边摇头晃脑,叶修抽一口烟,笑得呛着。

 

“老王,这可如何是好?”方士谦环顾了一下周围的职业选手,周泽楷乐得眼睛亮晶晶的,肖时钦在录像,两肩发抖举不稳手机,喻文州对上他目光时摊了摊手,一脸纯良地表示与我无关,连韩文清脸上都有笑意。

 

“一报还一报,我算准了。”王杰希高深莫测地推了一下架在鼻梁上的平光眼镜,“黄少天、喻文州是吧,你等着他们怒斥记者的那一天。”

 

 

这个梗追根溯源起来要怎么说呢,方士谦其实不是个愿意和媒体开怼的职业选手,唯一的一次却成为了联盟里津津乐道的话题,尽管左宸锐并不是记者,他的情绪也没有多么激烈。

 

第六赛季蓝雨横刀夺冠,风光一时无两,也把微草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第七赛季开始后微草的状态算不上好,曾经最严重的团队赛问题依然有所暴露,左宸锐笔刀狠,他在常规赛最后一轮微草与霸图的对战评论中大书特书,尤其王杰希,几乎喷得体无完肤。方士谦看完文章发了一条长微博,没有指名道姓,轻描淡写又字字见血地指出了文章里的一些问题,把那些站不住脚的抨击一条一条驳了回去。后来的发布会上有人提起这事,彼时王杰希正襟危坐,听得皱眉,微草副队一只手臂搭在他的椅背上听记者提问,听完别过眼来,看着他轻笑了一下。

 

“微草不会受任何不客观评论的影响,这是基本素质。至于王杰希,不管是不是魔术师,他都是最能检验治疗能力的,反过来说,治疗也是最能检验他配合能力的。”方士谦罕见认真严肃地说,“我认为王杰希做的已经足够多,并且,我们已经有一座奖杯可以证明,王杰希,就是微草无可置疑的,最好的队长。”

 

在那之前的任何场合,即使是在第五赛季决赛结束后的颁奖台上,方士谦也从来没有喊过王杰希一声队长。最初是抵触,后来是拧巴,再后来他们已经习惯,叫什么队长队副反而别扭。而现在方士谦把队长两个字铿铿锵锵喊了出来,在王杰希耳边狠狠砸了一下,就好像当初的微草砸到他肩上,当时他行路尚踉跄,接得不稳,而截断过又生长出来的翅膀会飞得更远,王杰希抬起眼,把这迟来太久的称呼收拾起来,好好捧在心里。

 

方士谦说完就转过头去,手也从王杰希椅背上收回来,掰着话筒,语气轻快地说:“还有什么问题么?”

 

记者们没有什么可以再问,于是方士谦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两个人走下台子,从专用通道并肩走远。

 

 

现在坐在包间里的方士谦完全没有当时的气场了,他和黄少天一起满嘴跑火车,彪开大京片子,黄少天叽里呱啦嘚啵粤语,能全程无障碍听懂的只有他们二位队长。张佳乐听了一会,受不了了,真诚提议:“我们要不要玩大冒险。”

 

“不了吧,这里毕竟是北京。”喻文州斟酌地说,让他和黄少天穿着蓝雨队服在微草门口招摇的事情王杰希绝对干得出来,人身安全比较要紧。

 

“大冒险不玩了,不过喝点还是可以吧?”方士谦说,方锐在和林敬言扯皮,没人发表反对意见,张佳乐摩拳擦掌,已经准备好对叶修进行一些集火。

 

“那我去叫,大眼儿你喝什么?”方士谦站起来,王杰希正神游,嗯了一声才反应过来,“啊,我就喝点啤的,再来瓶可乐。”然后他说,“果然小别是你教出来的。”

 

王魔术师思维跳跃,在方士谦跟前直接就是脉冲式,方士谦依然能听懂,哈哈一笑:“可不的。”

 

他们两个人酒量都还行,比叶修好太多,能抵挡两个黄少天或者一个半喻文州,不过最能喝的其实是张佳乐,西南边陲剽悍民风练出来的。一打啤酒下去不少人都有点飘,喻文州深情地在唱《当爱已成往事》,比较伤感的一个歌,姑娘们(和黄少天)听得很沉醉,叶修给他摇了一会沙锤,突然举着话筒站起来,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直直走向韩文清。

 

“触歌生情,老韩,我邀请你唱一个霸王别姬。”叶修说。

 

韩文清作势给了他一脚,冷酷拒绝。

 

叶修不作乱之后包厢里就安静下来,职业选手们三三两两地坐着,喻文州坐在高脚椅上又唱了一遍,歌声缓慢又悠长。

 

乐音在包厢里淌,王杰希听了一会,突然发现最清晰的歌声是来自他身侧,王杰希转过头,方士谦靠在沙发上半颌着眼,也在慢慢地唱,他嗓音低下来之后比较磁,合着旋律,倾诉一般。王杰希轻声说:“你也触歌伤情了?”

 

“我伤什么情。”方士谦嗤道,说完依然在唱,干脆闭上了眼睛。

 

 

“居然下雪了,是不是今年第一场?”王杰希第一个推开KTV的门,惊讶地叹了一声,他身后方士谦跟着走出来,喻文州听见这话,从挎包里抽出了一把伞。

 

“南方人下雪打伞?”方士谦问叶修,叶修耸了耸肩。

 

东道主王队长掏出手机,给他亲爱的同事们叫了几辆车,一直等到最后一辆车接上人开走。方士谦靠在一个路灯上等他,肩膀和围巾上都落了一层白色薄雪,有一片将将挂在睫毛上,没来得及化。

 

王杰希个子很高,看他仍然需要抬头,方士谦从兜里抽出手,在他刘海上拨拉了一下,抚掉吹来的落雪:“北京雾霾是太重了,我觉得这雪都不干净。”

 

王杰希嗯了一声,两个人沿着马路往俱乐部走,一路无话,北京入了夜也永远灯火明亮如昼,所以很难看到星空,何况是雪天,仰头望去时只大片铅粉涂抹的灰。微草队徽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雪突然下得大了,方士谦把王杰希外套上的帽子扣到他头上,下定决心般开了口:“队长。”

 

“我知道了。”王杰希罕见地打断了他。

 

 

路过刘小别和袁柏清几个小孩儿屋门的时候俩人走得比较慢,听了听屋里的动静,这赛季微草出道的新人不少,队里气氛一下子托儿所起来,正副队被冠以超级奶爸美名。方士谦喜欢带孩子,但他本身性子很跳脱,这种气质并不太明显,王杰希就不一样了,虽然大不了他们几岁,平时在训练室里一转一开口,小年轻们几乎想喊爸。

 

“小别手速很强,薄情性子挺随我,这俩孩子好好养,能带出来。英杰我是带不了了,你好好教,这是个天才。”方士谦用气声说,他头上的雪被热气融得化了,刘海湿溻溻贴在额上,王杰希应一声,快步往屋里走:“那是像你,随你是个什么话……你赶紧找个毛巾擦擦,别感冒了。”

 

“啊,大眼儿爸爸。”方士谦感慨,“你说他们为什么这么叫你?太老父亲了吧你,这才几个孩子,以后再有新人你得成什么样儿。”

 

“所以你赶紧帮我把这俩带起来先。”王杰希啧了一声。

 

 

方士谦从浴室里掏了个毛巾出来,在头上一通呼噜,搞出个性炸毛效果,他顶着一头鸡窝从桌上翻出个苹果,“吃吗?”看向站在门口的王杰希。

 

王杰希冲他伸出手。

 

“自己洗。”方士谦说。

 

“那不吃了。”王杰希干脆地把手收了回去。

 

“懒不死你。”方士谦无语,握着苹果转头回去洗了一通,拿水果刀从中间切开,是那种中间一个五角星的切法,王杰希抢道:“要上面那一半儿。”

 

“行行行。”方士谦百依百顺,王杰希走进来,接过苹果在他转椅上坐下,他俩经常搞这种反客为主,方士谦一到王杰希屋里,王队长也只有扯小凳坐的份。

 

“这回团队赛太飞了。”王杰希突然谈起正事。

 

“我和叶秋都在这边,没什么事。”方士谦说。

 

“就是因为这个啊。”王杰希咔嚓一声,咬下来一大块苹果。

 

全明星分组,方士谦张新杰二位治疗向来放两边,霸图和嘉世又是宿敌战队,叶修故而跟他俩配合打了几回团战。斗神凶猛,魔术师风骚,今年低调奢华的小枪王也在他们这边,方士谦一圈奶下来,恨不得以头抢键盘,对面弹药专家屡屡挑衅,他都没腾出手回喷。王不留行快要从哈利波特飞出敦煌壁画的感觉,方士谦看着他头和左手一起发疼,黄少天的文字攻击刷了一屏,而他的视野突然被魔道学者墨蓝色的披风填满。

 

王不留行从天而降,横过扫把,把夜雨声烦的剑从防风面前挑了开去。

 

“其实团赛是我的问题大一点。”方士谦说。

 

王杰希嚼着苹果,闻言诧异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张开一只手掌:“从我第二赛季进微草训练营,到现在,你说‘是我的问题’这句话的次数,不超过这个数。”又收回三个手指,“私下里跟我说的,这个数。”

 

“不要找事。”方士谦笑得温和。

 

“我觉得。”王杰希斟酌字句,“叶秋,张佳乐,今年都和以前不大一样。”

 

“叶秋的嘉世越来越不行,一两个人怎么拉得起来,张佳乐,他,破釜沉舟的意思。”方士谦分析,“其实吧,你和他们俩是一样的人。”

 

“我是什么样的人?”王杰希偏了偏头。

 

“特操蛋的那种人。”方士谦真诚地说。

 

 

2

 

“了却一桩心愿?”王杰希问。

 

“了却全部心愿。”方士谦满足地回答。

 

 

彼时已经再度斩获冠军的微草正副队站在俱乐部的大展柜前,看着里面闪闪发光的两座奖杯,方士谦准备在下午的发布会上宣布退役,副队长一职交给邓复升,两张账号卡交给袁柏清,方士谦作为职业选手的人生圆满结束,他即将再度前往,到一个与荣耀无关的世界中去。

 

“去喂个猫吗?”王杰希提议。

 

“行啊,我屋里还有几个罐头。”方士谦挺开心。

 

于是他们拿了罐头,方士谦还从他那个绿油油的小冰箱(准备留给王杰希)里拿了两罐可乐,抱着一堆东西走到微草后院木制的小猫窝,中途方士谦还把一个妙鲜包从楼梯上掉了下去。

 

“这里有猫粮诶。”方士谦惊奇。

 

“英杰喂的?”王杰希推测,“我那天看见他往水盆里添水来着。”

 

“英杰就是咱们小太子了吧。”方士谦有点怅然,“哎呀,小天才,可惜我带不了了。”

 

俩人又往前走了几步,不太意外地看到了坐在树下,膝上一只猫的高英杰。

 

“队长!方副队!”高英杰却没想到会遇见他俩,噌地窜了起来,神色有些紧张,王杰希颔首,方士谦笑嘻嘻的:“不要叫队长,叫队长多没意思,你别哥薄情哥都是给父皇请安。”

 

“人不能瞎说话。”王杰希无奈。

 

“坐坐坐。”方士谦直接在草地上坐下。

 

 

“这个猫窝丑吗?”方士谦认真地问,高英杰差点把嘴里的水喷了。

 

王杰希也盘腿坐着,正在拔草,世界上没有几个人知道王队长一席地而坐就会情不自禁开始拔草,他说:“你闭嘴吧。”

 

也不是很久远的事,第四赛季那个冬天,方士谦发现微草院里的野猫越来越多,晚上会趴在汽车底下取暖,而微草是一个盛产猫奴(王队尤甚)的地方,于是方士谦拍了板:就这周末,在院儿里搭一个猫窝。

 

他搞来一堆木板,锯子,钉子锤子,甚至两桶油漆,其他队员看见这些工具就发懵,动手能力都不太好,从小擅长手工的方士谦此时很骄傲,王杰希钉钉子差点砸手,把队员们吓得魂飞魄散,最后他只负责了一个上漆,其他人在方士谦指挥下一通忙活,一个小小的简易的木头猫窝就这么在后院里搭了起来。

 

“你说怎么上漆吧。”方士谦提着锯子说。

 

王杰希拿绿色——当然是绿色,上了一层底,然后变魔术一般掏出来一把画笔和一堆颜料,方士谦眼睛都直了。

 

“你会画画啊?”方士谦问。

 

“不太会,这是队长留下的。”王杰希诚实。

 

王杰希动作很专业,气质也很足,但是最后画出来的效果,并没有他拿着笔时的样子好看。

 

“我要是猫我肯定不住,天啊,太丑了。”这是方士谦的评价。

 

 

“还好吧。”高英杰说,“那个驴画得蛮可爱的。”

 

方士谦笑死了:“驴?我哈哈哈哈哈!谁告诉你那是驴?”

 

高英杰怯怯:“别哥,还有薄情哥……”

 

“把他俩叫出来。”王杰希突然开口。

 

“兴师问罪啊?”方士谦笑吟吟。

 

“家庭聚会。”王杰希翻了个白眼。

 

刘小别和袁柏清接了电话就往下跑,他们亲爱的父皇和方副队被猫包围,招呼他们坐下,方士谦一边揉高英杰脑袋一边解释那画的是个兔子,小太子尴尬得想哭,他两位王兄尴尬得想死,王杰希根本不说话,装没听见,从猫窝里跑出来的几个小家伙有的已经顺着他后背爬到了肩上,一边一只,毛茸茸地包裹在夕阳里,小狮子一样威风凛凛。

 

“你知道你现在看着像什么吗?”方士谦兴致勃勃。

 

“哪吒。”王杰希说。

 

“然也。”方士谦一拍大腿。

 

三位皇子对脸懵逼,什么哪吒,三头六臂吗,这也不太像啊?

 

“你不要试图去理解队长和方副的逻辑,因为除了他们俩别人懂不了。”二皇子语重心长教育小太子,皇长子点了点头,深为同意。

 

 

3

袁柏清再见到方士谦是首都国际机场,他师父跑各种手续又收拾行李,忙了一个月,终于到了登机这一天,微草来送的人不多,主要是方士谦不让,最后只剩他、刘小别和王杰希。

 

“要好好给王不留行加血,一开始会跟不上,没太大的事,主要是他这个人操作太骚了。”方士谦拍着他的肩膀说。

 

“跟着你邓副和亦辉前辈,好好学,手速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你看喻文州。”这是教育刘小别。

 

“行啦!”方士谦一挥手,“你俩撤吧,记得想我,我跟你们队长再诉诉衷情,万一他哭了呢?”

 

“队长会哭?”袁柏清反问。

 

“说实话我也没见过。”方士谦说,立即开始赶人,“所以你俩快走,你俩在更没可能。”

 

两位小皇子挥着手走远了,方士谦走回去,王杰希坐在他一个行李箱上,正在安静地玩他手机。

 

“一会没电了。”方士谦抗议。

 

“反正你上飞机也不能用。”王杰希不以为然。

 

 

首都机场冷气开得很足,一直有人来来往往,机场是很有意思的地方,这里相遇,离别,有太多故事的开始和结束,方士谦听见广播里念到他的班次,王杰希终于站起身来,把手机还给他。

 

“走吧。”他淡淡地说。

 

送机的人总有一个不能再往前走的地方,王杰希站住,给了方士谦一个很用力的拥抱,把第五赛季以前两个人剑拔弩张那段时期的都补上了。方士谦揉他头发,王杰希曾经相当不能理解他这个习惯,呼噜别人脑袋很好玩儿吗?

 

“我走啦。”方士谦在他耳边说。

 

“等一下。”王杰希抽回手,“两个问题。”

 

 

“第一个,为什么必须退役?”

 

方士谦把左手举到他面前,轻轻摇了摇头。

 

“这也是为什么我说……你和张佳乐是一样的人,不过我希望你以后……别像他那么累。”

 

王杰希眼神暗了暗,缓慢而重地点了一下头,“那么,第二个。”

 

“你放过我了吗?”王杰希问。

 

 

众所周知,治疗之神方士谦方副队长有一句名言:“你一定要做到,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放过了,放过了。”方士谦几乎要举双手投降。

 

“真的放过了?”王杰希有笑意。

 

“真的。”方士谦说,“我拿这个跟你保证。”

 

方士谦抬手,把脖子上挂了几年的银质小十字架摘了下来,上面正面刻着防风,反面刻着冬虫夏草,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和账号卡一起传给袁柏清,或许本来他也是没打算给别人的。

 

“这个不太值钱吧?”王杰希比较现实。

 

“您老二环有车有房,在乎我个小吊坠啊。”方士谦说。

 

“那勉强接受吧。”王杰希接过那个小十字架,带着余温,比他的手指还要热一些,方士谦握住拉杆:“我真走了。”

 

“去吧。”王杰希很干脆,再磨叽真的就很矫情了,方士谦转头走向安检通道,背对着他潇洒地挥了挥手。

 

王杰希看着他走远,低下头,点开解锁,编辑了一条短信。

 

 

[杰希:如果我不想你放过呢?]

 

 

提示音响,方士谦打开手机,一条短信静静横在屏幕中央。

 

方士谦怔在原地。

 

 

他盯着短信看了几秒,马上退出界面跳到拨号盘,王杰希一直在他通讯录最前面的位置,方士谦听见自己心脏狂跳,他按住拨号,把手机举到耳边,手机嘟了几声之后突然陷入死寂——没电了。

 

黑掉的屏幕里,方士谦似乎看见王杰希把手机还给他时一闪而过的,有些恶劣的笑容。

 

 

4

大家都知道,魔术师和治疗之神,王杰希和方士谦,是两个非常有个性,也非常有态度的人。

 

换句话说,朝夕相处的时候似是而非暧昧五年,而认真谈起恋爱,上来就搞跨国恋这种事,他们是做得出来的。

 

熟悉他们两个人的人,很快就能接受这种设定,而不太熟悉的人,就要受一些惊吓了。

 

 

高英杰很熟悉他们两个,但他受的惊吓不比任何人少。

 

当时他们天天追着叶修在网游里跑,时不时参个人很多的团本,小魔道脾气好技术更好,经常有人加他好友,有一天突然蹦出来一个暴力牧师,大概很有来头,上来就亲热热喊他英杰。

 

“小太子啊!”牧师挺高兴。

 

“您是?”高英杰礼貌,心里有了一些猜测。

 

“我是母后。”牧师惊世骇俗地说。

 

 

高英杰一把站起身,差点带倒了乔一帆给他倒的水,刘小别和袁柏清闪电般向他看过来,三位嫡系皇子进行了一些眼神交流,很快达成共识:有情况。

 

那天后来打叶修打得很心不在焉,Boss本人也有点水,一直跟着王杰希东问西问,最后王杰希烦的不行了,撂了一句:“就是在一起了,别的你去问方士谦。”跳上扫把就走,留下一地人面面相觑。

 

 

“挨个通知太麻烦了吧。”王杰希坐在他家吧台上复盘,顺便跟方士谦视讯,平板搁在一边,屏幕里方士谦正戴着个眼镜读书,身上小西装,气质好似斯文败类,“那要不我发个微博,昭告天下了就。”

 

“那好像更烦。”王杰希去厨房倒了杯水,边往回走边说,又坐回凳子上继续拖进度条。他俩交流的常态就是打开视讯放在一边,然后各干各的,想起来了说两句话,想不起来就不说,跟以前其实没什么两样。

 

“顺其自然吧。”最后王杰希选择最省事的方式,没注意那边方士谦放下了书,拄着脑袋看他看了很久。

 

 

5

“小别给你的备注是母后,英杰也是。”王杰希说,“那么我很好奇柏清给我的备注是什么。”

 

“师娘吧。”方士谦进行一些合理推测。

 

“你真过来?”

 

“我去给你们当个陪练呗,光有张新杰不太够吧。”

 

“柏清可以上,再不济还有叶修。”

 

“还是叫叶秋比较习惯。”

 

两个人扯了一会闲淡,王杰希打开投影找了个电影,把自己瘫到沙发上看了起来,方士谦看不见屏幕,只能听台词,是那个老港搞笑片,张国荣和梁家辉唱双飞燕,女装大佬梁家辉羞涩地说“我找村口王师傅烫的头”。当年这一段双飞燕是微草的保留节目,没事就唱,经典程度不逊于后来的《怒斥广东记者》。

 

方士谦听着老对白,脑子里自动播画面,偶尔笑两声,笑一会看过去,王杰希靠在沙发上,却是歪着头睡着了。

 

他身上搭着个毯子,但是如果在客厅一直睡,还是会有些凉,这种相隔太远无能为力的感觉并不好,方士谦拿笔敲了会桌子,下了一个决定。

 

 

国家队飞抵苏黎世那天预报是晴,早晨却下了一点小雨,方士谦白衬衫套风衣,撑着一把伞站在机场门口,搞出了一点爱情电影的气氛,王杰希拖着箱子走出来,差点以为他要唱白蛇传。

 

方士谦发现了他压在领子下面的十字架,也发现他比三年前瘦了得有一圈,后面的队员陆陆续续走出来,大家都认识,没有什么好介绍的。

以前王杰希说顺其自然,那么现在这个自然的契机似乎已经来了。

 

 

方士谦伸出手,大大方方,坦坦荡荡地把他的王杰希揽到了撑开的伞底下。

 

 

“想不想我?”

 

 

(Fin.)

评论(78)

热度(1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