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共雁声流

[方王]前所未见

*时间线:那些你很冒险的梦-昨夜星辰-本篇

*比较喜欢这套设定,这条线上的故事还会写很多,一点一点把两个人填充实,就像拼图一样

01

“就昨天,薄情去储藏室拿鼠标,不知道从哪儿翻了副羽毛球拍子出来,他特高兴,休息的时候拿着拍子就去找父皇,本来想说队长我跟刘小别打球,结果一开口,队长我跟刘小球打别!嗓门儿特大,小别脸都绿了。”

方士谦握着手机乐不可支:“你父皇当时什么反应?”

他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出柳非的神态,晶亮着眼睛哐哐打字:“父皇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全训练室都在憋笑,小别愣是坐着没动,然后父皇居然开口了!特别慈爱地说了一句,小球,听见了吗?”

方士谦笑得被自己呛住,一通大咳,赶紧灌了一口手里的咖啡:“他最近这么活泼啊?”

柳非说:“真的,父皇现在可放飞自我呢,这赛季不是来了个南方小孩儿吗,第一回见队长战战兢兢的,结果父皇拍拍他肩膀跟他说,欢迎加入微草,北京这个地方活一天少两天,不要介意。孩子当时都懵了。”

姑娘讲完犹嫌不足,发来一个熊猫抱拳的表情包:魔术师,魔术师。

方士谦手指停在屏幕上,脑子里仍然回响着小球打别,那个羽毛球拍子搞不好还是他买的,一些青葱岁月淙淙地淌过微草前前副队眼前,方士谦回忆:“其实你父皇本性一直这样,那词怎么说,亦庄亦谐。那会儿还是第二赛季,他刚进训练营,有回我跟他在院儿里打板羽球,刮大风,球一直乱飞,遛得我俩从东头跑到西头,他就说,人家打的是球,咱们打的是走位。”

当时方士谦正酝酿一个扣杀,没控制好力度,板羽球以一个优美的弧线飞出了微草后院的围墙,两个人相对无言,结果林杰捧着水壶慢悠悠溜达了过来,慈眉善目地问:“你俩光拿着拍子干嘛呢?”

方士谦正思忖怎么解释把球打出去的蠢事,王杰希突然对着空气猛地一挥拍,一本正经回答:“我跟方前辈打概念板羽。”

柳非啧啧称赞:“了不得了不得,我师爷一定是从当时就看出父皇根骨清奇堪当大任。”

“堪当大任堪当大任。行了不讲了,北京时间现在你该上床睡觉,当心一会儿你父皇查房。”前前副队关切叮咛。

柳非轻轻叹一声:“现在都是小太子查房啦。父皇这赛季一开始就把事儿都交给他了,自己当太上皇呢。”

许是这么一说她自己也感伤,柳非最后又转移了一下话题:“那母后你干什么呢?”

“我啊。”方士谦发过去一张照片,风景仿佛油画,大教堂宏伟肃穆,玫瑰色的晚霞在天边燃烧,“坐标卢塞恩,正在取景。”

“就拉仇恨吧你,大摄影师。”柳非立刻下线,方士谦笑笑,转回手机相册又挑了几张,一点分享,发给微信置顶那位。


“您的今日壁纸更新,请查收~”

“拒收。上回那张帕伦克金字塔我没用够呢,不换。”

哦哟秒回,方士谦挺开心,开心之余必须坚定原则一步不让:“不行,我现在不在墨西哥了,你得换上这个。”

王杰希不客气,直接开语音通话骂他:“什么毛病?”

“啧,我在什么地方,你把壁纸一换,天天看着,不就身临其境。”方士谦塞上耳机,腾出手把面包掰成小块扔给游到面前的天鹅,压着嗓音低低地笑,“亲爱的,我这叫占有欲。”

“您拉倒吧。”王杰希嗤一声,“没工夫跟你嘴炮,我今天跟俱乐部筹备全明星,忙了一天,困得不行,我先睡了。”

方士谦惊讶:“全明星什么时候还得你管了?”

“我今年不是退役吗,余老板的意思是大办,搞个什么十年魔术师的噱头。”王杰希打呵欠,“跟艺术人生似的,我说要煽情干脆请朱军老师来主持得了……”

“行,那你快睡吧。”方士谦说,“晚安……嗯?我去你睡着了?”

对面没有回音,仔细听能听到绵绵长长的呼吸声,方士谦握着手机等了一会,看着屏幕上的数字一秒一秒地跳,思绪飘回到多少年前,小少年下定决心要做职业选手的那个晚上。

他说你也可以选择走电竞,然后小魔道真的来了。十年的魔术师,十一年的微草王杰希,十三年的微草,想想过得真是快。方士谦挂掉语音退出界面,关屏幕前习惯性盯着手机壁纸欣赏了一会。

他壁纸那张照片是王杰希家三十二层的客厅,王杰希背对着他盘腿坐在大落地窗前,肩上挂一只猫,安静地望向窗外抱晴的天光。王杰希没事就喜欢在落地窗前面一坐,冬天看雪,夏天听雨,晚上赏月,清晨等日出。方士谦偶尔跟他一起看,更多时候在忙着……收拾屋子,毕竟让联盟第一懒癌动手擦桌子拖地基本是天方夜谭,他肯自己洗苹果都不错了。

时光很长,像一勺焦糖拉出甜蜜的细丝,方士谦伸着长腿坐在临水平台的台阶上自己慢慢咀嚼,笑意止不住地从眼睛里漫出来。

耳边突然有人打了个响指,方士谦抬起头,对上抱着相机金发碧眼的姑娘。

“你是,”姑娘中文发音不太标准,“方,士谦?”

“是的。”方士谦支着腿站起来,“我可以说法语,有什么能帮到您的?”

她不用费劲捯中文,更开心了:“我常看你的摄影作品,照片非常棒。”

方士谦长相偏欧化,五官极深,是一种大鸣大放,锋利而锐气的英俊,简单来说,荷尔蒙爆棚。热情漂亮的欧洲姑娘向他眨一眨眼睛:“可以请你喝一杯吗?”

“谢谢您的好意。”方士谦礼貌颔首,把左手从风衣口袋里抽出来,姑娘垂眼一瞥,方士谦细长的指节上银光一闪。

“你这是……”姑娘愣住。

“是,如您所见。”方士谦抬起左手,一个精致的银色戒指耀武扬威地环在无名指上。

“我结婚了。”方士谦微笑着说。


02

方士谦退役之后读了两年大学,然后开始满世界跑,来瑞士其实没几次,日内瓦苏黎世算上这回卢塞恩。他上次来还是第一届世邀赛,整个世界最优秀的一批选手齐聚苏黎世,迎接一场盛宴。他在国家队下榻的宾馆附近租了间小公寓,冒着雨去接机,意气风发的中国队带着红旗来,一步一步走出机场,身后跟着澎湃的潮。

五星红旗在苏黎世飘了一整个夏天,和那些响亮的名号一起被人记住。角色名仍用中文是王杰希和喻文州的提议,王不留行,索克萨尔,百花缭乱,一枪穿云,夜雨声烦,风城烟雨,端方周正的方块字,一笔一划都像淬了火。几家电竞媒体全程报道跟进,方士谦没少接受采访,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很骄傲。”

总决赛的团队赛,地图上最后剩下的是王不留行和石不转。观众席上坐的职业选手屏息凝神盯着屏幕,王不留行在石不转身侧飞行,给牧师圈出了一块绝对安全的区域。

方士谦突然开口:“是谁无所谓,场上没人比王杰希更懂怎么和治疗职业配合。”

韩文清和孙哲平同时瞥向他,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叶修吐了口烟,微微点了点头,袁柏清和高英杰对视一眼,暗自攥紧了拳。

那是太漫长的几分钟,魔术师诡谲昳丽的打法发挥到了极致,斗转的星河烈烈燃烧,GLORY的字样出现在屏幕上时方士谦还没反应过来,场馆里山呼海啸的欢呼瞬间淹没了他。方士谦撑着扶手坐直,高英杰带着哭腔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开:“队长!队长站到最后了!咱们赢了!”

叶修把烟掐灭,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真好。”领队从观众席上站起来,又重复了一遍,“真好。”

方士谦也站起了身,和全场观众一起鼓掌。大屏幕的镜头切到了选手间外,最先冲出来的是黄少天,开始疯狂砸王杰希的门,选手们纷纷涌出来,肖时钦和张新杰都在拼命推眼镜,苏沐橙拽着张佳乐似乎是哭了,喻文州在笑,孙翔和周泽楷、唐昊都击了一下掌,李轩一脸如梦初醒。

他呢?

黄少天不知道喊了多少句王杰希你开门啊,王杰希终于拉开了门,走了出来,从大屏幕上能看出他说了一句什么话,然后所有队员都笑了。

“老王说什么呢?”叶修问。

“老王说,”方士谦发现自己声音发哽,哽咽着笑起来,“他说,我他妈真的好渴啊。”

方士谦明亮的眼睛里有水意。


“四千我跟你说,老王今年的可乐我包了。”张佳乐碰到冠军奖杯就没再撒过手,可能把它当传家宝的心都有了,“太特么争气了,哎哟,得劲。”

周泽楷难得主动接话,重重地点了一下脑袋:“帅。”

“中国队最帅。”王杰希自己补充。

他们坐在从场馆开回宾馆的大巴上,喻文州正和总局打电话报备各项事宜,黄少天在写微博,噼里啪啦已经敲了近万字,叶修提问:“咱们是去喝一顿还是怎么着?”

“就您那酒量还喝一顿。”方士谦嘲讽,整个大巴能跟叶修怼上的也就他一个,孙哲平反问:“你酒量很好?”

方士谦摊手:“怎么也比你俩强吧。”

方锐和孙翔大呼小叫着不知道在玩什么,边上前后第一流氓被迫作陪。王杰希靠在车座靠背上,一直凝视手上的冠军戒指,方士谦凑过去:“待会儿吃完饭你就跟我回家呗?”

王杰希挑眉:“我得先回宾馆拿点东西。”

“那就你拿完东西咱们再走。”方士谦一脸大型犬。

“不要这么旁若无人好吗?”黄少天写到一万二了,扯掉一只耳机吐槽,“不过话说你俩是不是世邀赛之前就没见过,跟手机谈了三年恋爱?”

“据我所知真是这样。”知情人士许斌突然冒出一句,苏沐橙和楚云秀立即亮了眼睛凑过去套情报,黄少天啧啧好几声,手底下又多了点素材。

大巴车开得很快,方士谦眺望一会远处,又看向自己身侧,王杰希低着头正在沉思什么,察觉到他的目光,稍微抬了抬眼:“怎么了?”

“没怎么,高兴。”方士谦抬手蹂躏王杰希的头发,搞出个性炸毛效果,揉成一团才心满意足。


王杰希说的拿东西就是回宾馆背了个包,挺瘪,看着没装多少东西。方士谦租的车就停在宾馆楼下,王杰希坐上副驾,潇洒一关车门:“走吧。”

方士谦看着后视镜倒车:“明天有安排吗?”

“没有。大家都累,明儿睡一天。”王杰希说。

“那行,”方士谦修长的手指敲敲方向盘,“挺好。”

车子缓缓发动,开上苏黎世夏夜的街道,王杰希闭着眼睛靠在颈枕上,闻言笑了,声音慵懒,尾音是琴弓在弦上撩拨地一抹:“你想干什么呀?”

方士谦顿一下,没有回答。王杰希是真的困了,仰着脖子昏昏欲睡地歪在车座上,方士谦开车平稳,徐徐滑进无边夜色,很适合疲惫的人舒舒服服打上一个盹。

方士谦看一眼身边,副驾上安安稳稳坐了一个王杰希,完全放松,像一只猫安全感十足地在太阳底下摊着肚皮,暖色的路灯光偶尔打在他脸上,落下一小片阴影,线条也柔和下来。

方士谦满意地一打方向盘。

满载而归。


等王杰希清醒过来,发现方士谦正在试图把他弄下车,一只手环着他腰,另一只手贴在车门框上,姿势非常扭曲。

“我怕磕着你头。”方士谦解释,王杰希抹一把脸挣出来,腿一伸自己跨下去:“没关系,我精神了。我还有事儿跟你说。”

方士谦把车锁上,赶紧掏钥匙开门,怎么就忘了给王杰希也配一把。王杰希斜背着包,看表情还与世界脱着节,进楼坐电梯全程一脸迷茫,方士谦打开门让王杰希进去,自己也跟着进屋,门在他身后咔嗒一声落锁。

王杰希背对着他,抬手就往墙上摸开关,方士谦上前半步,精准地扣住王杰希按上开关的右手腕:“先别开灯。”

“晚了。”王杰希已经打开了客厅大灯,把自己晃得眯住眼,“餐桌在哪,啊这有个吧台,也行,你过去坐下。”

他把方士谦推到吧台一边,自己也在对面坐正,打开背包开始往外掏东西,方士谦看着他一本本往吧台上摞……这都什么东西,房产证户口本?

最后王杰希把一张身份证拍在最上头:“齐了。”

他一竖掌示意方士谦先别说话,点着那一沓证件档案开始解释:“国内领不了证,我也没兴趣在国外领,我来之前找过律师,那一个红本儿其实就是个象征,起的实际作用一些别的也可以替代。”

王杰希手指从吧台那一沓上划过去:“都在这儿了。”

方士谦一时说不出话,王杰希这时候真清醒了,表情非常认真严肃,他把脖子上挂着的冠军戒指摘下来,拿掉链子,冲着方士谦一伸手:“左手给我。”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求婚吗。”方士谦吞咽一下,伸出手去,被王杰希一把握住。

王杰希没说话,把内侧刻着CHINA WANGJIEXI的世界冠军戒指郑重地推上对面人的指节,中国人讲月老把红线牵小指,一条情丝缠缠绕绕,西方倒是重无名指,一根血管直通心脏。不过哪一种都很好,哪一种都是关于爱情的,浪漫又真挚的祝福。


王杰希笑一笑。

“方士谦,过门吧。”他轻而坚定地说。


良久沉默,方士谦手一翻,反握住王杰希搭在他掌背上的手指,紧攥一下,突然叹了口气:“应该把房子租的离你们宾馆远点。”

王杰希皱眉:“什么逻辑?”

“不然你刚还能多歇会儿。”方士谦站起身,绕过吧台向王杰希走过来,随手关了客厅的灯,王杰希眼前顿时又陷入黑暗,熟悉又阔别的气息渐渐逼近,铺天盖地向他压来。

“很遗憾。我发现你今天晚上貌似睡不了觉了。反正你们明天没安排,对吧。”

方士谦垂下目光灼灼的眼睛,低头吻住他的嘴唇。


彼时是个晴天,王杰希后背陷在柔软的床垫里,一抬头还能看到窗外的夜空。苏黎世的月色很好,澄澈,明亮,清透温柔,薄薄的云翳笼着轻纱,被一柄弯钩勾住,牵起人的情思。一条银河连通天际,溢满星光。


03

第十二赛季的全明星周末由微草主办,常规比赛结束之后添了一段特别节目,微草的管理层正式宣布,第三赛季出道的十年队长王杰希将在赛季末退役,队长一职和王不留行的账号卡移交高英杰。

“微草一直以来都非常幸运,也非常感激,因为我们遇到了王队,和我们的魔术师一起度过了如此精彩的十年。”经理握着话筒动情地说,“我们的王杰希队长永远意气风发,一直是最值得信赖的存在,最后的这半年也将一如既往,他是我们最好的队长,是联盟最优秀的选手,并且,永远是少年。”

随着经理走下舞台,全场灯光逐一熄灭,片刻之后有提琴的旋律响起来,明快的节奏中大屏幕的中心渐渐升起一个光点。

唐柔偏过头和苏沐橙低语:“Viva La Vida,好老的歌了。他是不是说过挺喜欢这首?”

苏沐橙仔细听几秒,点头:“真的耳熟,方神当过手机铃吧。”

光点的轮廓清晰起来,微草队徽生机葱茏,一个深蓝色的身影从远处疾速飞来,像流星一瞬划过,停留片刻又潇洒飞去,所经之处一片星尘光屑。

属于王杰希的王不留行。

出道即艳惊四座的魔术师,封印打法适应队伍的王队长,世邀赛上一道星星射线点燃世界的中国队4号选手王杰希。王不留行猎猎招展的斗篷像裁下了一块儿月色朗照的夜空,在烂漫星河中恣意飞行。最后一幕定格在王不留行俯冲而来的面部特写,而后画面一转,变成了两座冠军奖杯。

是王杰希时代微草的战绩总结,第三赛季起这只年轻的队伍渐渐崛起,经过第四赛季的磨合,第五第七赛季斩获两个冠军,其后的调整期也始终保持着可观的成绩,五六七共三个赛季进入总决赛——第十一赛季霸图夺冠,韩文清和张佳乐正式退役,第三赛季出道的王杰希成为联盟里资历最久的选手之一,仍未出现明显状态下滑,依然带领着微草坚定前进。

屏幕上王不留行和百花缭乱对峙了两季决赛,两个人都属于观赏性很强的打法风格,地图上放烟花似的,张佳乐本人就坐在台下的特邀嘉宾席上,看得津津有味,和身边的邓复升聊个不停。观众们突然大笑起来——画面从百花缭乱切走,变成了夜雨声烦——被一把扫帚兜头打中的夜雨声烦。

“太不要脸了!”黄少天大喊一声,“有种放第六赛季!”

微草还真的有种,这一幕之后就是黄少天第六赛季决赛的精彩反杀,王不留行被夜雨声烦的剑光掀下扫帚,步步逼得极其狼狈,最后微草憾负蓝雨。团队赛的录像之后接了一段第六赛季夏休期训练室的留影,从王杰希到训练营的学员,每一个人都在主动加训,盯着电脑屏幕不断练习,刘小别和袁柏清是训练营里最认真的,副队长位置上平时不甚正经那位也满脸严肃,时不时侧过身去和王杰希交谈,或者在面前的笔记本上写下什么。

微草从来不惧怕失败,因为他们最擅长改变与突破,有足够的毅力和勇气重头再来。

再之后,视频不是比赛录像了,变成了微草的队员、老朋友和老对手们录制的寄语,曾经的繁花血景和霸图巨头,三零一的杨聪,西装革履依然满脸嘲讽的叶修,以及微草粉丝们永远记得的林杰队长。

林杰的神情永远温柔平和春风化雪,高英杰倒更像与他一脉相承,王杰希坐在台下听他的队长柔缓的声音,突然想起第一届世邀赛之后微草聚了一回,几个退役的老队员也回来了,林杰见了高英杰喜欢得不行,吃完饭他们去圆明园,林杰和高英杰聊了一路。当时方士谦打着游览车方向盘,兴致勃勃地说隔代亲这种东西真的有意思,王杰希一个白眼没翻完,方士谦又一拍大腿,那个什么,雍正王朝里那个康雍乾三皇际会,是不是也在圆明园!他为自己的发现拍案叫绝,说了好几遍真是妙啊。

王杰希开完小差回过神来,微微挑眉,好像早就开始嘞嘞的黄少天怎么还没说完。

“发现没,有个人镜头少到奇怪。”张佳乐悄悄地说。

邓复升点头:“有情况。”

大屏幕上视频进入尾声,王不留行掉转方向,骑着扫帚向天边远远飞去,屏幕再次暗下来,观众席上响起澎湃的掌声。


潮水一般的掌声渐弱,舞台一角有人走上来,每一步踏亮一道灯,铺天盖地的光与他一起步步而来,既追着他的身影,又为他开路。

“杰希大神!”有人尖叫。

“王队!”更多的人放声呐喊。

王杰希穿着一身整整齐齐的微草队服,踩着光走向舞台正中,在台前站定,向台下深深鞠了一个躬。

满场欢呼,主持人走上来,笑着递过话筒:“这位大神,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

台下瞬间安静,王杰希接过话筒,环顾一下四周,青年沉稳清朗的声音响彻四面八方:“微草,王杰希。”

黄少天和喻文州对视一眼,笑了,柳非呜地一声捂住了嘴,高英杰悄悄擦了擦眼睛,台下有粉丝已经热泪盈眶。

也就是五个字而已,多少理想,艰难和荣光,都满满地写在里头。

微草,王杰希。


主持人和王杰希从联盟成立初期聊到展望未来,底下微草队员听得稀里哗啦,一包抽纸传着快用完了。

主持人划拉手里的平板,终于停止煽情:“我其实有一个问题想问王队,今天早上从英杰开始,我们的许副队,包括小别,柏清,还有柳非等等,都开始发配图《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微博,这是微草的什么暗号吗?”

王杰希看向自家队伍的座位:“这个,他们自己来讲,应该比我讲的有意思。”

几个被点名的赶紧擦干净脸,王杰希向他们招招手:“都上来。”

高英杰,许斌,刘小别,袁柏清和柳非快步走上台,站到王杰希两边,正好组成这段时间微草团队赛的基本阵容。年轻蓬勃的队员们围着队长,身上鲜活的绿色分外好看,底下的粉丝鼻梁突然就一酸。

许斌打开一个话筒递给高英杰,小太子接过话筒,看看自家父皇:“这件事其实得从第十赛季说起……”

“第十赛季常规赛第27轮。”王杰希淡定补充,“就是和兴欣对战那场,具体的应该不用多说了。”

张佳乐噢了一声,嘉宾席和选手席离得太远,只好给喻文州发微信:“听说你们把那场团队赛专门截出来用作教学,在队里没事就放。”

喻文州回复:“参考了一些,但是去年就基本没用了。”

张佳乐读完信息啧啧两声,台上高英杰继续解释:“那场团队赛比完之后,我们心里都特别难受,更可怕的是,那个赛季的夏休期,就是队长打完世邀赛回来之后,突然告诉我们,他准备在第十二赛季退役,已经决定了。”

“我当时看着我们训练室墙上挂着的那块白板,心情就像当年高一升高二,教室往上搬了一层,迎面一个大条幅,距高考还有多少多少天。”高英杰说,“然后许副队给我们开了一个小会,原来大家都是这种感觉,于是我们就定了一个计划,代号就是‘高考’。”

刘小别点头:“那块白板是方神挂的,以前他没事儿就在上面徒手画地图,后来被我们用来做分析和贴标语了。”

主持人问:“什么标语?”

袁柏清和柳非异口同声:“为了革命,保护眼睛。”

王杰希佯怒,然后自己破功。

“我今天早上还算了一下,离最后进考场不超过两百天了。”许斌竖起两个手指晃了晃。

黄少天使劲拍卢瀚文后背:“你听听!高考计划!”

小卢选手没经历什么高考压力,一时不能感同身受,另一边霸图宋少主和邱非齐齐看向乔一帆,兴欣的未来点头:“英杰跟我说过,今年微草就是冲着冠军去的,要给王队画一个最漂亮的句号。”

“我其实比较好奇他什么情况下跟你说的。”戴妍琦突然探出个脑袋,乔一帆苦笑:“上回输特惨那次,他过来安慰我,然后告诉我,今年就不要有什么肖想了。”

“这还真不像英杰的话……不过我倒是更期待了。”邱非撑着脑袋看向舞台,高英杰正在回答主持人的问题,语气温柔又坚定。当年羞涩腼腆的小少年已经成长起来,个子隐隐有了超过王杰希的势头,笑意清澈又明朗。

他说:“我们都相信,也都会尽最大的努力,给队长交上一份最好的答卷。”


五个人讲完就下了台,灯光依然聚给王杰希。主持人看看他,突然好奇:“王队是高考完出的道对吧?”

王杰希颔首:“对。不过我高考之前已经在青训营了,就没有特别用心复习。”

“有个问题其实想问挺久的了,我们听说王队当年的高中相当不错,而且王队本人成绩也不差,那么是一个什么契机,或者说,什么原因让你选择了走电竞这条路呢?”主持人认真地问,“毕竟在当时,电子竞技还并不是普遍被社会认可和接受的一种职业。”

王杰希听着他提问,略偏着头,微微眯起了眼。

“如果要说最根本的原因,其实是……一句词。”王杰希慢慢地说。

主持人和观众都一脸惊讶:“什么词?”

“盼乌头马角,终相救。”


04

“我不等了。”后台突然有人从椅子上一个打挺站起来,“什么流程都拉倒吧,不是追求惊喜吗,我保证这个时机就最惊喜。”

工作人员没想到这一出,愣了半晌才去拦,谁都没拦住,一身初期微草队服的青年拉开了门,大跨步走向全场光芒的最中心。

“这句词有什么寓意呢?”主持人问。

王杰希目光落在远方,语气像回忆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微草曾经有一位前辈,小号的角色名叫做乌头马角。我高二的时候,有一阵子状态很差,没有选择走化竞是我非常遗憾的一件事,当时很受这件事影响,然后也有一些家庭和个人因素,总之压力很大。那位前辈有一天突然跟我说了一句话,可能是半开玩笑的性质,但是我就在那个时候,开始决定了要成为一名职业选手。”

主持人脑子里已经把微草一二赛季的老队员尽可能地过了个遍:“那位前辈说了什么呢?”

“你也可以选择走电竞。”有人开口回答,声音难得严肃。

王杰希豁然回头。


全场死寂两秒,突然掀起一阵山呼海啸的沸腾。

王杰希保持着回头的姿势,有些不可置信的僵硬,慢慢转过了身,方士谦从舞台后面走出来,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右手拿着话筒,左手插在衣兜里,还是那个样子,挺拔潇洒又吊儿郎当,一丁点儿也没有变。


方士谦在他面前站定,露出当年一样神采飞扬,有点嚣张的笑容。

他看见王杰希回头的时候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一下子溯回一地混乱里流观上下撞进乌头马角视野的那一刻,小魔道骑着扫帚正要飞走,突然回过头来,和他隔着千军万马遥遥对视了一眼。系统脸没有神态,但方士谦确定当时他就该是这个表情。

王杰希突然就笑了。

一向沉静淡然的脸上有了一丝情绪,冰面上一道裂隙乍破,流水活了起来,倒映明媚的天光。


——说的就是这句话,我没记错吧?

——是,一点不错。


05

方士谦出其不意回国,参加完全明星马上飞走,非常随心所欲。但是十二赛季总决赛到了现场,并且一待就待了下去。王杰希家三十二层的客厅还是有好风景,而他不用再一个人看了。

方士谦第二天就去买了一堆什么洗涤剂,把家里大刷一通,满屋子消毒水味荡涤灵魂。王杰希亲自下厨做了一顿,他厨艺其实真的好,但有一个原则,只做菜,绝不洗碗刷锅。两个人两头忙活,百来平的屋子冷清很久,被叮叮咣咣的声音一搅,有了一点家的样子。

电视里重播微草决赛,王杰希高英杰那几张脸晃来晃去,微草的小未来们高考结束,倒是王杰希光荣毕业。林敬言和张佳乐特邀解说,感慨地总结一句,第十二赛季属于魔术师,更属于真正成长起来的,新的微草。

“金榜题名时。”王杰希突然说,把菜端上餐桌,“你别倒腾了,赶紧过来先吃饭。”

方士谦摘了橡胶手套跑过来:“我们都知道,金榜题名时前头还有一句。我比较喜欢那句。”

“吃你的饭。”王杰希把筷子撂在他跟前。

方士谦扫除得真饿了,基本没抬过头,王杰希抱着碗悠悠喝汤,方士谦突然抬起头来,在餐桌上到处找。

“找什么呢?”王杰希诧异。

方士谦一边找,又往嘴里夹了个茄盒,王杰希抽出张纸让他擦嘴,方士谦直接把脸伸过去。

“我想吃辣椒油芥菜丝儿。”方士谦嚼着茄盒,含糊地说。

(Fin.)

评论(47)

热度(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