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共雁声流

葳蕤

林杰骑了一辆年纪能跟他称兄道弟的自行车,两边车把被给自家队员们带的煎饼肉夹馍豆浆紫米粥们缀得满满当当,他停在黄线后头,安静地等着红灯跳完最后一秒,边上维持交通的志愿者一挥小旗,然后晃晃悠悠骑出了头顶的树荫。前两天下雨下得降温,小风还有点瑟瑟,他被激出来了个喷嚏,下意识开始思考流感闹得最凶的时候战队里屯的那堆药还剩多少。

他一回想的功夫,车子已经骑到了俱乐部门口,微草俱乐部大门两边绿化很好,空气中有蓬勃的草木的清气,一个瘦瘦高高的少年夹着几张宣传彩页,站在门口低着头滑手机。

少年穿着件白衬衫,发尾略微自来卷,半长不短垂在领口,气质有点像那种背琴盒或者画板,追着夕阳雾霭奔跑的艺术生。他专心看手机,没注意自己挡了林杰的路,林杰从车子上跳下来,温和地问:“你要进去么?”

少年闻声侧了侧脸,一闪身给他和他的“餐车”让出了道,又随口问了一句:“劳驾,您知道他们青训营招生在哪儿办吗?”

“你要报名这儿的青训营?”林杰有点意外,随即又是一笑,“我就是微草战队的,跟我来吧。”

少年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林杰没穿微草标志的绿色队服,但保安室没有要拦他的意思,屋里的大爷还跟他打了个招呼,少年考虑了几秒,把手机塞进兜里,干脆地跟着他走了进去。林杰把自行车停到一棵树下,从车把上摘下那堆塑料袋,还往少年眼前晃了晃:“吃不吃?”

少年摇摇头,礼貌地拒绝:“谢谢,我吃过了。”

林杰笑笑,把手缩了回来:“你是高中生吗?”

“高三。”少年轻描淡写回答,主动替他分担了几个煎饼果子。

“报名青训营……是就决定要走电竞了?你的高考呢?家里支不支持?”林杰立即抛来一堆问题,跟每个地方台几乎都有的帮大哥似的。

少年一扬眉,拿拜年时看过分热情的亲戚的眼神瞥了他一眼,林杰也不尴尬,仍然是笑盈盈的:“这事儿可一定得考虑好,是不是?”

“我是家里同意了才来的,目标很明确,态度很坚定。”少年声音冷了几分,“您能告诉我招生在哪里办了吗?”

然而这位大哥不依不饶,居然还在问,不过这回的问题还像点样子:“跟我来就好。你是玩儿什么职业的?有加公会吗?”

少年轻飘飘地说:“魔道学者,公会就是中草堂。”

林杰若有所思,队里偶尔提到过公会里有个相当抢眼的鬼才小魔道,技术已经是职业级,打法捉摸不透,带队下本为人靠谱,特别事迹是跟方士谦还打过几回。

……一个魔道学者能跟牧师动手,这小子也是挺有想法的。

林杰转头看向少年:“青训营专门的负责人应该还没开始上班,不过我可以先领你转转,想先熟悉一下环境吗?战队的训练室什么的。”

少年蓦地站住了,一对眉在略长的刘海底下皱起来:“不好意思,您到底是……”

他仔仔细细打量了林杰一番,青年不是一眼就能记住的长相,但轮廓柔和,看着比兔子还温柔无害,少年回想着在电视上扫过一眼的微草战队选手,慢慢瞪大了眼睛。

林杰把所有塑料袋倒到一个手里,向前伸出右手,给了这个小少年一个很正式的见面礼:“我是微草的林杰。”

少年一时不知道该尴尬还是该惊喜,怔了片刻,也向前伸出手去,和林杰轻轻握了一下。

“林队长好。”少年露出一个微笑,带着点朝气蓬勃的锋芒,“我叫王杰希。”

林杰在王杰希心目中的形象,从雷锋到季羡林到他小学班主任,几经周折,最后定位在了姜子牙。仙风道骨慈眉善目的林太公手持拂尘,率领着一帮牛鬼蛇神,随时可以开启一部封神榜。

微草这个从名字看就欣欣向荣的战队,孕育奇葩孕育得生机盎然,骑士来去如风,狂剑沉稳平和,鬼剑风格高调,跟着他们的魔道学者左冲右突。可能跟林杰本人有关,王杰希每每看微草的比赛,总觉得他自带佛光,是骑着扫帚来普度众生的。

众多奇葩中最娇艳那一朵,是微草掌上明珠的那位方千金。王杰希对他印象很深刻,毕竟不是每个治疗都有扛着十字架冲向对方攻坚手的魄力,还能一边给队友加血,一边跟嘉世蓝雨的著名嘴炮选手表演相声艺术,给观众带来许多欢乐。

方士谦很擅长给别人制造乐趣,林杰跟他一块去食堂吃早饭,被他逗得乐了一路,两个人找了张桌子坐下,对面不知道是哪个老干部作风的工作人员,举着张报纸在读。林杰端了早饭回来,方士谦抬手就往豆浆里加了一大勺糖,林杰咋舌:“你想齁死谁?”

方千金摇头晃脑:“这个糖根本不行,回头我给咱们弄点好方糖来。”

对面那张报纸不动声色地翻了一页。

“队长您发现没有,”方士谦突然神秘兮兮地说,“就王杰希,我觉得这小孩儿太有意思了。”

林杰夹了一筷子咸菜:“哪儿有意思?”

“哪儿都有意思……啊,长得有意思。”

对面那张报纸不动声色地又翻了一页。

“就,看他那个五官吧 ,他眉毛挺好看的,标准剑眉,鼻梁还特别高,就眉毛鼻子中间那块儿比较败笔。”方士谦边说还边在空气中比划,林杰笑死了:“你观察还挺细致。”

方士谦:“我原来一直没敢仔细看他,不过最近细看也还行。”

林杰捕捉到关键点:“你最近跟他打了?你觉得有进步吗?”

方士谦喝了口豆浆,觉得这个白糖真的太次,皱了皱眉:“上回我去青训营那边玩儿,拿了个术士的号跟他打了一场,确实水平又高了。”

林杰好奇:“为什么用术士的号?”

“上一场被老魏恶心透了,让这小子也提前感受一把。”方士谦说,“对了,您前两天跟我说,魏琛跟您谝蓝雨训练营有个小剑客挺厉害,叫什么来着?”

林杰嘴里含着一口豆腐脑,说不清楚:“黄……”

“黄少天。”

对面那张报纸抖一抖,放了下来,报纸后面的人礼貌地点点头:“林队,方前辈。”

方士谦嘴里叼着半根油条,震惊地看着他,王杰希提醒:“前辈你油条要掉下来了。”

他话音刚落,那摇摇欲坠的半根油条断了,砸进方士谦面前的豆浆碗,差点溅了一桌。

王杰希本人没有这么大的冲击力,冲击力在于他的头:小文青式的半长发理成了个板寸,把手放脑袋上指缝里出不来头发茬子那种,露出来的光洁脑门锃光瓦亮。

方士谦吓得声音变调:“你……”

林杰把他那口豆腐脑咽了下去。前两天他去跟王杰希打指导,小孩儿刘海长得有点遮住眼睛,林杰没说什么,从兜里摸出根笔,把笔盖摘了给他卡头发用,王杰希当时抓了抓脑袋,咕哝了句“是有点麻烦啊”。

效率高得令人发指。

林杰抽了张纸递给方士谦,及时掰回话题:“是黄少天,你们认识?”

“上周看嘉世打百花的比赛的时候在观众席上认识的。”王杰希把手里那份南方周末折了起来,“挺能白话一个人,眼光很毒,应该很会抓机会那种。”

王杰希又说:“不过我觉得跟他一块儿那个人也有水平,叫喻文州,队长您听过吗?”

林杰沉吟片刻,慢慢摇了摇头。

方士谦插话:“都是蓝雨训练营的?也是下赛季出道?”

王杰希想起当时自己还跟那俩搞了一些越想越觉得中二的少年约定,于是含糊着说:“是的吧。”

方士谦沉吟片刻,突然正经了起来:“队长,那下赛季蓝雨估计很难搞啊,咱们还没见过剑客和术士双核的战术体系呢,要不要做点准备啊?”

王杰希坐直了点,也看向林杰:“我觉得这个剑客不像会用常规打法的人,他角度很刁,或许会在体系里扮演一个剑走偏锋的角色,研究研究还是挺有必要的。”

两个人灼灼的目光注视着他,林杰把筷子搁到碗沿,突然笑了起来。

“季后赛还没结束呢,就想着那么久的事儿了?活在当下啊我的小朋友们。”林杰在方士谦肩上拍了一把,方士谦嬉皮笑脸:“宜未雨而绸缪。”

“勿临渴而掘井。”王杰希接话,两个人默默对视了一眼。

小笼包的香味儿突然从离他们不远那个食堂档口飘了过来,未雨绸缪的方士谦腾地站起身,毅然选择活在美食下:“今天有小笼包,我都忘了,我去看一眼。”

方士谦拔腿就走,王杰希本来早就吃完了早饭,也想起身离开,林杰突然叫住了他:“杰希你等会儿。”

王杰希不明所以,林杰解释:“他一买肯定买一堆,有你的份儿,你走就浪费了。”

这有点出乎意料,王杰希望了望他们方千金的身影:“好,方前辈有心。”

林杰把手肘支在桌上,撑着脑袋:“你对咱们队现状有什么看法?”

王杰希心说我一个训练营学员能有什么看法,说实话我觉得都差那么点事,“前辈们都很努力……”

“没有人不努力,在职业圈永远是逆水行舟。”林杰罕见地打断了他,“我是说,问题。”

堂堂队长问训练营学员战队有什么问题?王杰希错愕地眨眨眼,这本身就挺有问题吧?

林杰见他不接话,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是那种大场面选手,镇得住场,也有风格,我和队里的所有前辈都对你报以很大期待。”

王杰希微欠了欠身:“谢谢队长。”

“中午午休回来早一点,我再去跟你打一场。”林杰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少年点了点头。

方士谦买好了包子,端着一个小竹屉正往回走,林杰转身看了看他,目光兜转一圈,又落回王杰希身上,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杰希。”他轻轻攥住手指,眼神下定决心般一凝,语气却仍是惯常的春风化雨轻快温和,“你喜欢王不留行吗?”

方士谦正好走回来,把竹屉往桌上一撂,小屉有点烫,他拍拍手:“今天这馅儿好……王杰希你干嘛了?你那是什么见鬼的表情,不喜欢吃包子?”

林杰打开竹盖,腾腾的热气缭绕起来,他往王杰希面前夹了一个包子,眉眼柔和得能融化。

“我喜欢。”王杰希叹了口气,夹起小笼包咬了一口,很好吃,但真的有点烫嘴。

林杰到的很早,王杰希可能中午根本没回去,坐在窗框上等着,他在看一本书,垂着的两条长腿一晃一晃。王杰希听见林杰的脚步声,把书签夹好,从窗框上跳了下来。

林杰直接开了一台电脑:“来。”

王杰希在他旁边坐下,掏出自己的账号卡要往读卡器里塞,林杰突然拦住了他,轻巧地从他手里把那张账号卡抽出来,把另一张放了进去。

“认识认识他。”林杰说。

王杰希刚刚还在读,薛烛为勾践相剑,听到纯钧湛卢的名号激动得话都说不清楚,捧着宝剑拿什么都不换,而现在,他的那把“纯钧”就好好地在他手里握着了。

王杰希心狂跳起来,刷新荣耀界面,他注视和想象过无数次的灭绝星尘在王不留行手里闪着光,越美丽越危险。

PK过程堪称惊心动魄,简而言之王杰希彻底飘了,那些天马行空的诡谲打法让第一魔道角色扬起的袍角都染上了一层神秘森然的杀气,林杰起初还能跟上他的节奏,到后面几乎是狼狈地应对王杰希压倒性的追击。

第五盘结束,王杰希突然握着鼠标在桌上砸了一下,烧着的眼睛渐渐冷静下来,他似乎听见自己疾速奔涌的血液缓缓平和,林杰也停了手,安静地等着他。

“不打了。”王杰希深吸一口气,把王不留行的账号卡拔出来,“谢谢队长。我……”

林杰在他头上揉了一把,短短的头发茬子有点扎手,
他什么都没说,在王杰希肩上稍微用力地拍了一下,接过王不留行,转身离去。

林杰眼底有笑意,放松释然又充满期待,像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登上山顶,在深沉如墨的夜色边际窥见即将喷薄而出的天光。

在和嘉世争夺总决赛席位的那场比赛中,微草惜败。

王杰希也是从那天开始,接受着方士谦针对性的冷脸,和强度越来越大的指导训练。

微草的前辈们技术并没有叶秋韩文清那样强到所向披靡,但各有各的优势,经验也非常丰富,林杰有意给他施压,而王杰希是个弹簧性子,压得越狠,蓄力越大。暑气渐渐重起来,林杰有时候靠在窗边,听着训练室里噼啪作响的键盘声,恍惚便觉得如闻天籁。

微草后院种着不少花木,馥郁的香气在暖融融的日光里发酵,酿成一坛浓烈的芬芳。方士谦蹬着微草公共财富——那辆破自行车从外头摇摇晃晃地骑进来,林杰正给一棵文竹浇水,院里的猫在他脚底下打着圈追尾巴。

“队长。”方士谦直冲过去,伸腿把车卡在他身边,“今天那场发布会……”

“你上去吧,杰希已经在等着了。”

方士谦直觉很准,他紧张地搓了搓冒汗的手心:“那你……”

“我一会儿上去,我先喂个猫。”林杰放下喷壶,“快去吧。”

方士谦应声,跳下车跑进俱乐部大楼,林杰又等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走进去,来去匆匆的队员和工作人员跟他打招呼,林杰一如平常,笑着回应每个人。

他握住休息室的门把手,吸了口气,缓缓打开。

坐在里面的两个少年神色各异,听见响动,立即站起了身,异口同声地喊:“队长!”

林杰冲他们点点头,伸手一拽,门扇喀嗒一声轻轻合上,把一段过去永远留在了外头,再打开的时候,一切便都是新的了。

“来了。”他轻笑了一下。

评论(33)

热度(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