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共雁声流

葱葱


*实在想看,所以就写了[ntm

用作战队日志的微草老黄历传到了柳非手上,柳非记完当天的日程,在底下感慨地写了两句话。第一句:隔代亲就是亲,古人诚不我欺。第二句:父皇你搭椅背上的领带我帮你熨了,那条的颜色真的好丑。

很久之后那本黄历又传到她手上,柳非一时兴起往前翻,发现自己的笔迹下面有人补了几句,王杰希潇洒地写:谢谢,我也觉得那个领带丑,你自己挑的。

1

柳非突然霜打茄子,情绪低落,蔫蔫地说了一句:“队长,我好难过啊。”

如果这是三年前,王杰希可能蹭地就站起来窜过去,拎着菜刀要把那个始作俑者狂削一顿,但他已经对柳非本人的秉性有了相当的了解,所以只是略略抬了一下眼皮,语气稍显关切地问:“怎么了?”

他们正在拍摄一组微草队服的海报,特别强调男女两款,不知道是否别有用心。柳非先上完了妆,坐在王杰希边上滑手机,给他解释:“微博上不是有个‘向你喜欢的职业选手提问’的活动么,我也参加了,结果您看这都什么傻冒问题,赞数最高的一个:请问你去过蓝雨的女厕所吗?感觉怎么样?”

柳非一拍桌子:“您听听,这特m——别不像话!”

柳姑娘求生欲旺盛,一个语气词在舌尖百转千回呼之欲出,终于悬崖勒马浪子回头地拽了回来,王杰希很想笑,嘴角刚刚往上一咧,就被化妆师惊慌失措地按住:“王队别!不要做表情!”

他只好保持端庄,面无表情地干笑三声:“你告诉他们,蓝雨没有那种东西。”

“好的父皇,没问题父皇。”

柳非依言回复,一敲发送,心满意足地把手机扣在了梳妆台上。她踩着地面一转椅子,把手肘撑在扶手上,专心欣赏化妆师捯饬王杰希。

“秦姐姐,你觉得给王队弄个背头怎么样?”她突发奇想地说。

王杰希脑袋被化妆师定着,只能费劲地转过眼珠看她,柳非盯着他脑补了一会,觉得简直妙不可言:“试试试试,正好下一套秋装不是有长风衣,再给队长架个眼镜,金丝边儿那种。”

化妆师考虑了一会,觉得可行,但还是得征求本人意见:“王队您觉得呢?”

王杰希转回眼睛:“随她去吧。”

然后他懒得管这姑娘又要做什么妖,干脆闭住眼睛,往椅背上一靠,听着柳非叽叽喳喳指挥化妆师,开始还是信心十足的“对对,这边刘海儿用发胶定一下型。”后来就渐渐变成“这是什么东西?”“啊?这两个颜色不一样吗?”

化妆师有点无奈:“非非,你还是分不清色号吗?”

“反正姐姐在呢,我就不管了呗。”柳非笑笑,嘴巴很甜,“队长您得跟经理说说,给秦姐姐涨涨工资,这化得多好啊。”

王杰希睁开眼睛,轻描淡写地说:“行,涨。”

化妆师突然被涨工资,有点开心,退后两步,换着角度打量了一番:“OK,两个人都好看,招生效果绝对没问题。”

柳非一边说那是,一边在化妆间到处看,还真让她发现了一个金属框的眼镜,兴致勃勃拣出来递给王杰希,王杰希接过来往鼻梁上一戴,整整衣袖站起身:“走吧。”

上一套夏装是在棚子里拍的,灯光打着还比较暖和,秋装在外头拍,王杰希回想了一会儿当天的天气预报,叫住柳非,往她肩上搭了个围巾。

“我真不冷。”柳非无奈。

王杰希本人是个动不动“你学我啊”“学我吃力吗”的选手,几辈子没学会好好说话,不知怎么一下子福至心灵,给她解释:“这样好看。”

果然柳非什么异议都没有了,还拿金属表盘艰难地照了照自己,借着那一小条边的反光理了理头发。

王杰希奇怪:“为什么不用镜子?这能看清什么。”

柳非一本正经:“追求朦胧美。”

王杰希在她背上轻轻拍了一把:“光扯淡功夫见长。”

柳非立马接过:“都是随您。”

两个人闲扯,那边摄影师支好了架子:“王队!非非!可以开始了咱们!”

“好嘞!”柳非清脆脆回应,转身就跑,王杰希跟上她,随手接了一片落叶,突然玩心大起,把那片叶子别在了柳非头发上。

这套海报是春夏秋冬四季主题,冬装和夏装都是棚内摄影,春秋取景在室外,春天是草木葱茏的微草大院,秋天是b市一处著名古建,叶子落了满地,柳非穿着墨绿色的长裙,难得有了点她苦心追求的闺秀样子,文文静静坐在石阶上,支着下巴放空视线。

王杰希踩碎了一路落叶慢慢走来,在她边上一伸长腿坐下,柳非突然感慨:“何处秋风至?萧萧送雁群。”

王杰希声音低柔:“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

柳非叹气,头也不抬:“您皮鞋没擦,看着真闹心。”

王杰希坦然:“小节何必拘,自是潇洒人。”

柳非噗嗤一声乐了,把王杰希放她头上的叶子握在指尖,举到眼前细细看它纹路,不远处摄影师突然叫起来:“看镜头!”

王杰希推了一把眼镜,柳非一歪脑袋,悄悄地在她王队头顶比了个v字。

2

彼时第六赛季刚刚结束,微草全队一步之遥错过冠军,打击之大,连方士谦都沉了脸色,柳非当时还不是主力,也没有被王杰希惯到没天没地,只是坐在会议室长桌的尽头,安安静静地听王杰希用冷而沉的声音分析问题,王杰希一个人讲了半个多小时,突然停下来,把手里的资料往桌上一扔:“你们也说说,别让我唱独角戏。”

会议室里气压很低,许多队员大气都不敢出,方士谦叼着根没点的烟:“你不是把战术和执行的纰漏都说的挺到位的了么?”

“对。”王杰希说,“还有一点呢?”

柳非看着纸杯上绿油油的微草队徽——她知道队长要说什么,操作和配合的问题是硬的,可以通过更多的训练来改正,但心理上的因素,王杰希本人没有,微草的许多队员却未必没有。

队长没有直接点出来,也是要他们自己去承认的意思。

邓复升和李亦辉对视一眼,正要开口,突然角落里一个清脆的女声响了起来:“队长。”

柳非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举起了手——一个资历尚浅,个人能力还不是最出众的小女队员,王杰希却不是很意外,向她鼓励地点了一下头:“你说。”

柳非站起来,前辈们的目光纷纷落在她身上,她却反而不紧张了。

“骄兵必败。”柳非干脆地说。

方士谦乐了,邓复升喝了口水,李亦辉转着笔,前辈们又纷纷把目光收了回去。

柳非刚才脑子一热,说完就开始后悔,反思自己是不是有点不懂事,但是王杰希在白板前站得笔直,柳非也下意识站得更直了点,鼓励自己大大方方直视着队长。

王杰希似乎是笑了,向她挥了一下手:“坐吧,柳非。”

“这个问题我想大家都是清楚的,我自己也有这种毛病,冠军奖杯就在前头,我也会飘,但很显然这并不是应对比赛的最好状态,我想,我们或许可以再心无杂念一点,受这种情绪性的干扰更少一点呢?”

王杰希说完就散了会,柳非坐在原地等了一会儿,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王杰希坐在首位整理资料,方士谦在他边上等着,柳非抓了抓头发,快步走过去:“队长,我……”

“你很勇敢。”王杰希手底下没停,抬头看了她一眼,“能直面自己的问题不是那么容易的。”

柳非连忙摇头:“不不不,队长,我是说——”

王杰希满心工作的时候就没什么人情世故的概念,有点茫然地看着她,方士谦知道她在说什么,把烟点着了,半开玩笑地说:“你当微草什么地方,说话还得先掂掂自己分量?没事儿,你想什么就说什么,说错话了不还有我们兜着。”

他把自己刚刚随手叠的小纸星星递给柳非:“去吧,好好训练。”

柳非冲他们俩鞠了个躬,轻轻地出了会议室,回身把门带上,那几个小星星在她手心里躺着,柳非把手一攥,心里前所未有地充盈起来。

后来日子过得很快,一转眼到了第八赛季,队里面孔变化不少,最亮眼的一张是一个瓷娃娃一样的小少年,白净文弱,眼睛溜圆像小鹿饮溪,柳非很喜欢他,也知道王杰希对他抱着多大的期待。

高英杰心思纯善,但不太爱说话,也容易害羞,柳非成天风风火火,跟刘小别袁柏清一帮人势要上房揭瓦,高英杰常常只是看着他们微笑,并没有要融入的意思。

“我觉得小英杰是不是太文静了。”一回周末王杰希送柳非回家,柳非坐在副驾驶上,看见不远处一个LED屏上微草的宣传片闪过高英杰,突然对王杰希说。

“文静点好,不然像你这样跟个猴儿似的,不省心死了。”王杰希替她扣上安全带,揶揄。

“不是,父皇,你先别偏心,我认真说呢。”柳非严肃,“他性子糯糯的,对发展会不会有影响?”

王杰希把车倒出停车位:“你想到的父皇能想不到吗。”

柳非再努努力,白眼可能可以翻到脚后跟,王杰希接着说:“我已经替他报名了全明星的新秀挑战赛,他没问题的。”

“挑战谁?您吗?”柳非一怔,“您这意思是……”

“你和柏清差不多,自己心就很大,需要的是踏实下来精益求精,小别努力足够,需要的是找准方向,英杰呢,他天赋非常高,最需要的只是树立信心。”王杰希慢慢地说,“柳非,我对你们每个人都是偏心的。”

柳非扭头看他,王杰希神色有点疲倦,眼睛却是亮的。

他按开车载广播:“吃冰激凌吗?听说前面那家不错的。”

“……父皇。”柳非无奈,“您上午刚灌了杯三九胃泰好吗,我要跟邓副打报告了。”

“行行行。”王杰希投降,“你吃,我就看着,行了吧?”

“那我想喝点东西。”柳非于是说。

最后的结果是柳非买了两杯热茶,万年冷饮党王杰希盯着那杯茶陷入沉默,第二天他到训练室,愕然地发现连他的可乐都被通通拿去姜丝了。

显示屏上贴着一张小便利贴。

“我们对您也是偏心的0wO”

3

王杰希其人,作为一个年长不了几岁的大好青年,生生跟自家队员搞出了差着一辈的既视感,这个有趣的现象经常被拿来打趣。

柳非又参加了几次提问活动,粉丝朋友每每对她脑洞清奇的回答搞得无语,除了闺女随爹没有什么话好说。后来有一位对她提了这么一个问题,“你赞成王队长是单亲爸爸这种说法吗?”

“我吗?”柳非笑笑,“虽然我们都管他叫父皇,但其实我不赞成。”

“我们都是微草的一份子,诚然队长是最重要的那部分,但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完全依赖他,长成依附青松的藤蔓。”

“我们钦佩他的能力,敬爱他的为人,更喜欢他本人跳脱又温柔的心性。他一直在引领我们,又做我们最坚实的后盾,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希望他轻松一点,再轻松一点,最好是能彻底卸下顾虑,像他当初那样恣意飞行。”

“单亲爸爸这个比喻很可爱,他自己或许也接受得很自然,但就我们的角度而言,更希望他永远只是魔术师。”

“最少年的魔术师。”

柳非敲下回车,看着屏幕微笑起来。

片刻之后有人给她发消息,王杰希说:“别煽情。”

柳非回复:“没煽情,就突然觉得父皇你怎么这么帅。”

柳非发完,继续刷她的微博,悄悄地给一套王杰希的表情包点了个赞。

评论(28)

热度(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