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共雁声流

有人说,他是那种“天生就住在罗马”的人。

人们总偏爱从底层一步步往上爬的故事,仿佛只有翻身仗才打得最漂亮,却不愿承认锦绣堆里养出的不是膏粱纨绔,叼着金勺子的也会斩开自己的一条新路。而他像隔着玻璃亲吻玫瑰的小王子,是琉璃和水做成,安坐象牙塔中,不公平地从一开始就光芒万丈。

他被诋毁没有魄力,没有勇气,胜利并非真正实力,甚至不能大大方方在台前说完一句话。他安静地闪烁在那颗太耀眼的星辰身旁,似乎离人们的预期总是差着那么一点。

他其实也不在乎。当亦师亦父亦兄亦友的队长举起他的手站在台前,他的眼中就只剩下了那一片生机勃勃的翠色涌流。他把那首春风吹又生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和要担起的未来一起交付给自己的灵魂。身后没有退路固然艰难,而他会让自己成为所有人的退路。

草木之恩,净如晨露。

他可不可以真的接下队长交给他的一切?他可不可以让那个曾瑰丽无匹的魔道学者在赛场上焕发出全新的、只属于他的光彩?他可不可以永远微笑,永远温柔,永远坚定,永远是那个心思纯净的小小少年?

高英杰给自己的答案是:我可以。

评论(5)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