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共雁声流

[方王]旧映机

*又名rps粉不可承受的生命之轻

“你看标签更新了吗?”柳非问。

“正刷着呢,我笑到头掉,”王家妹妹回复,“截止到目前我已经看见了五个最佳损友,两个如果我变成回忆,还有一堆真真假假的,哎你别说,有几个剪得真好,情真意切,我简直都要信了。“

柳非:“太真实了,给我甩个直通车。”

妹妹说好嘞,刷刷刷几个视频立刻从对话窗口里蹦出来,柳非看着封面对内容进行一些粗略判断,在心里为各行各业的微草正副队党又掬了一把同情泪。

这个哀鸿遍野的惨烈局面形成的原因非常显而易见:第七赛季打完,方副队潇洒退场,在采访中透露出了一些想要出国留学的意愿,王队长对此反应平静,还沉浸在夺冠之喜中的cp粉们猝不及防吃刀,纷纷肝胆俱裂——退役了,还要出国,四舍五入等于江湖不见,一个标准的BE结局喂进嘴里,没谁受得了。柳非和王家妹子两个隐形粉头在各大网站蹲了几天,感到风刀霜剑严相逼,黄少天看了都要沉默,韩文清看了都要流泪,如果不是她们亲眼见证方士谦本人开完发布会就跑到王杰希家安营扎寨,可能也要跟着潸然泪下。

“我这两天还真没看见他俩,”柳非点开一个视频,把聊天窗口拖到一边,“去哪儿了?”

“昨晚刚从我爷爷家回来。”妹妹回答,“我哥刚给我发个图,逗死了,你看方神穿的是个什么东西。”

柳非看见照片那刻就喷了,图上是方士谦坐在马扎上洗西红柿,头发炸着,显然才睡醒,他身上穿了件极富时代感的老头衫,纯白色,胸前五个鲜红大字:“前进生产队“。

“啧,我现在精神都有点错乱。“柳非感慨。

屏幕上正闪过一些回忆杀,是两个人穿着正装出席各大活动的许多同框,滤镜色调偏冷,bgm情绪偏惨,柳非把照片上仿若上山下乡插队知青的她母后和视频里西装革履仪表堂堂的方副队长进行了一些对比,撑住额头:“咱们和同担们大概不活在一个世界里吧。“


“你烫一下再吃,好剥皮。”王杰希从抽屉里扒拉出来一把铁勺,怼到方士谦跟前,方士谦举着已经咬了一口的西红柿瞪大眼睛:“干嘛要剥皮?”

王杰希柔和:“我看你洗得根本不干净,农药残留有害健康。”

“农药算什么,实不相瞒,我喝三鹿长大的。”方士谦满不在乎地挥挥手,坐到餐厅的小吧台上打开平板,他们这两天在研究方士谦应该去哪个国,然而一直没有达成统一意见,王杰希在沙发上瘫下来,把脚搁到扶手上,抻着胳膊伸了个懒腰,方士谦说:“我觉得袋鼠不错。”

“袋鼠国虫子多。”王杰希否决,然后听见方士谦闷闷地笑出一声,于是被勾起了一些不怎么美好的回忆。

彼时小王队长第一次带队南下,和方士谦分在一个屋,两个人还处在彼此看不顺眼的状态,共处一个屋檐下也气氛紧张,方士谦洗完澡就盘腿坐在床头看团赛录像,听见王杰希从浴室出来,没走两步顿住了,他疑惑地探出头去,发现王杰希盯着地板,面不改色,但两个眼睛瞪成了同样的大小。王杰希面前的地上爬着一只蟑螂,南方蟑螂,大家都懂的,对北方朋友的心理健康极度不友好,小王队长强作镇定,心里叽里呱啦屋里哇啦,当即开始魔术师走位,举着一个拖鞋和蟑螂大战三百回合,回过头时方士谦笑倒在地,手里举着手机,已经把“吓到对称.jpg.“的表情包传遍了大江南北。

方士谦拿这个梗笑了王杰希十万年,非常乐此不疲,后来黄少天不知道从哪听说了这个事,差点没逮了一瓶蟑螂给王杰希邮过去,所幸被喻文州及时制止,才避免了又一回激情竞技场决战爷孙局(父子局已经不能满足两位大神)的血腥场面。王杰希翻个白眼:“你爱去去,反正待那的也不是我。”

方士谦却突然换了话题:“非非给我发了个混剪。”

王杰希抬了一下脖子:“都有谁?”

方士谦放大音量:“不少呢,哎我天,这是个大制作,孙哲平张佳乐、老吴、季冷……。”

王杰希听着bgm里诸如叶秋“气冲云水是嘉世最不可或缺的存在”、百花粉丝“繁花血景一万年”、黄少天“这个奖杯当然最想给魏老大看”的声音,脑子里出现了一些画面,方士谦说:“这个剪得有点天下足球的意思。”王杰希嗯了一声。

职业选手们其实或多或少都看过自己相关的粉丝制作,王杰希自从第五赛季跟方士谦关系升温之后就发现他相关的作品明显变味,魔术师身边很少没有治疗之神,如影随形,仿若隔壁兄弟情深的剑与诅咒。他对此感触不大,印象最深刻的是见过的一个文真的很有意思:设定里方士谦是一条小青龙(一段bgm在王杰希脑子里欢乐地回响),没事就在王杰希脖子里趴着,小谦龙会喷水,甚至能控制温度,拉左边龙须喷冷水,拉右边龙须喷热水,被拿来当活莲蓬头洗猫,洗着洗着方士谦嘎嘣一下化形了,后面王杰希就没再看。这个时候王杰希还没有预见到方士谦一走他渐渐成为单身父亲,专职承担起狐狸精电灯胆助攻外挂一类角色的未来,方士谦看完视频顺手叫了个外卖,把平板撂下凑到他身边也躺平了,空调的冷风在他们头顶吹,王杰希说:“我觉得枫叶也不是不行。”

“我也觉得可以。”方士谦打了个呵欠,很腻歪地把王杰希捞到怀里,脑袋埋进颈窝,王杰希给他头发扎得想笑,抬手顺毛,同时产生一种方士谦下一秒就要像猫一样咕噜咕噜起来的错觉。俩人安安静静躺着,如果不是厨房一阵怪声突然响起,场景称得上是一个能裱起来的岁月静好。

“什么东西?”方士谦迷惑地问。

王杰希腾地弹起来:“我靠我给忘了,粥!粥扑了!”

他们手忙脚乱冲进厨房,电饭煲惨遭海啸袭击,王杰希赶紧收拾,感慨这时候看出吃食堂的方便了。

“你这让我怎么走。”方士谦拎着抹布擦流理台,王杰希说没事:“反正以后我估计也很少自己做饭了。”

方士谦看他一眼,没说什么,凑过去在他额发上轻轻亲了一下。


时差所限,海外人士和国内的交流不那么多,王杰希也没太多时间跟方士谦聊,微草整支队伍都太年轻了,每一步都像小孩儿学走路,后来慢慢变成小孩儿学骑车,而王杰希就是后面扶车座子的,不管跟着跑多远,最后都得放手,但什么时候放、怎么放都是问题。等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好久没跟方士谦联系,消息列表里最后的时间都近乎是一个月之前了。

加拿大时间已经不早,但王杰希还是拨了个语音通话过去,方士谦过了一会才接,说话呼吸声有点重:“咋啦?”

王杰希莫名想起个段子:半夜一点给你打电话,你喘着气说在跑步。

矫情。王杰希心里翻自己一个白眼。然后他说:“没事,最近那几场比赛你有看吗?”

“全明星之后就没太看了。”方士谦说,“怎么了?哪里有问题吗?”

王杰希想问他你觉得微草现在要怎么转型比较好,话到嘴边又给咽了,方士谦最近好像忙着考个什么证,日夜苦读,大家压力都很大,没理由让谁多承担点责任外的东西。然后通话里就只剩沉默,王杰希有点想挂电话,方士谦突然来了句:“你把摄像头打开。”

王杰希点开视频,终于明白对面叮呤咣啷的是在鼓捣什么——方士谦打开前置摄像头,呼哧哈喘地跟一个大猫爬架合影,“装这玩意儿可把我累死了。”他抱怨,又冲画面外招手,“Jessie,过来看你爸爸~”

一个小小只的奶牛猫蹦蹦跳跳走过来,舔着嘴巴把脑袋凑到镜头跟前闻来闻去,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清亮又无辜,王杰希嚯一声:“你养猫了?”

方士谦:“捡的,你要不要来看,可聪明了。”

王杰希下意识地说:“好啊。”

“行你自己说的啊不准反悔我已经订好机票了就在十一。”方士谦立即发射连珠炮,“王杰希我跟你说你必须找理由给自己放个假,你看你瘦成什么鬼德行了,枫叶空气贼好,你出来散两天心地球不会爆炸。”

王杰希哭笑不得:“蓄谋已久啊你?”

方士谦理直气壮:“怎样,我他妈都想死你了。”

王杰希看着方士谦坐回书桌前擦眼镜,突然发现他桌子的布局跟自己的很像,一个笔电,边上摊着笔记本,还有骨瓷的咖啡杯,王杰希自己喝的咖啡就是方士谦寄回来的,所以杯子里装的肯定是同一种。

隔着一座太平洋,却没有什么两样。

王杰希说:“四千儿。”

方士谦把眼镜戴到鼻梁上:“干嘛。”

“没。”王杰希笑一下,“就是好久不喊了。”

十一来的很快,王杰希那趟班机延误了一会,方士谦在出站口都快等急了,王杰希拉着行李箱走出去,一把被人抱个满怀,方士谦使劲揉揉他脑袋:“操了,硌死,微草食堂是不是换师傅了?”

“可能是吧,反正没以前好吃了。”王杰希说,方士谦把一个棒球帽扣到他脑袋上,把帽檐往下一压:“先约法三章,这两天谁提正事谁是狗。”

王杰希语塞:“打游戏总行吧?”

“打你大爷。”方士谦扯着他走,“仅限扫雷、蜘蛛纸牌、俄罗斯方块,不对,有猫呢你打什么游戏。”

王杰希:“什么态度啊?”

方士谦站住了,回头瞥他一眼:“你什么态度啊?不声不响的全明星就来那么一出,我特么看的还是转播,你当我什么心情啊。”

王杰希听得头疼:“全明星那事我真没觉得有什么,小高状态之后就好了很多,怎么看都很值。”

方士谦:“……我都懒得跟你生气了,回家。”

方士谦开门的时候Jessie就蹲在玄关,对陌生的王杰希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在他脚边不停地转,方士谦看看挂表,命令:“你先去睡会,晚上我做饭,手艺肯定比现在的食堂师傅好。”

“我怎么突然就失去了全部的话语权呢?”王杰希抱着胳膊发出灵魂质问。方士谦说:“废话,你是来休息的,不是来发号施令的。”

王杰希彻底没辙,老老实实跑到卧室躺了下来,方士谦拉上窗帘,一回头发现Jessie也跟着跳到了床上,正视图玩王杰希露在外面的衣袖。

“不要吵他。”方士谦轻轻弹了一下小猫的脑袋。

等到暮色四合,方士谦推开门悄悄走了进来,结果自己差点笑出声,王杰希侧躺着,右手搭在床沿,Jessie把他手腕当了个枕头,侧躺在他被子上,一人一猫都睡得很香,方士谦蹑手蹑脚照了张相,在床头的地毯上盘腿坐下,从床头柜摸了一本书。

书还是当初从王杰希书房的柜子里抽出来的,《金蔷薇》,魔术师一个正经理科生,心里的浪漫因子完全不比他少。方士谦翻过一页,还没读几行,王杰希突然出声:“方士谦。”

方士谦吓一跳:“你没睡啊?”

然而王杰希甚至闭着眼睛,方士谦凑过去:“叫方士谦干什么?”

王杰希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你先烫一下。”

方士谦愣一下,终于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柔声回答:“烫过了。”

王杰希这才消停下去。

方士谦小臂拄着太阳穴,撑在床沿上看王杰希,他们真的太久没见。方士谦想把王杰希手塞回被子里,又碍于睡着的猫没法动作,为难一会,干脆握在了自己的掌心。

好好睡一觉吧。

评论(20)

热度(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