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共雁声流

方士谦如是说

“其实异地恋这个东西真的挺难搞,跨国的尤其难搞,对象还是王杰希的话那简直又难搞了几个数量级。”


“没有,我不是很闲,课程和工作什么的都把日程填得挺满,能跟他聊几句的时候也是忙里偷闲,但是这个家伙我们知道的,快赶上宵衣旰食日理万机了,我看全联盟现役队长没有哪个能比他操心的,所以往往是我没跟他说两句,他又有这事那事了,要么就打开呵欠困得不行了,那我能怎么办,我只好催他赶紧休息呗。”


“想的啊,怎么不想。”


“他对我吗?废话,我这么帅,他不望眼欲穿也得牵肠挂肚,就是看见奖杯还得睹物思一下人呢。”


“印象比较深的事……啊,有一个,那回我过生日,正好那一阵我们俩都事多,消息一天也就两三条。正经日子那天我十一点来钟才摸着手机,但是消息列表空空荡荡,我估计他是忙忘了,有点小惆怅,就躺着举着平板看电影。然后都快到零点了吧,他突然给我发消息,我手一抖差点被平板砸死,打开通知,看见他说:方士谦生日快乐,礼物回来补。”


“这个态度太冷漠了有没有,马化腾都还给我放个小礼花呢,我就没理他。然后过一会他突然来电话了,越洋电话,我就接了。王杰希说你睡了没,我说还没,马上,干嘛啊,他说不好意思,你那边是不是九号都快过了,我说嗬,您还挺清楚呢。”


“然后气氛就有点尴尬的沉默,我一个手举平板一个手拿手机,听着一边耳机里在那叽里呱啦,王杰希突然就清清嗓子,说要不我给你唱个歌吧。”


“其实他唱歌挺不行的,反正没我唱歌好听吧,跟哄孩子似的。最后他说了一句,亲爱的生日快乐,我这才觉得有点像话。”


“这个要怎么说呢,好像那一整天的意义都只在这一句话一样。”


评论(3)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