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共雁声流

[方王]五环之歌(上)

*杰希生日快乐!!

 

国家队一下飞机,就被机场里铺天盖地他们自己的大脸吓了个半死,海报和广告屏基本被职业选手与角色们承包,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搞回来一座冠军奖杯。王杰希老远看见就开始内心吐槽:也不是大力神杯,不至于这么激动吧。这位高人气选手往鼻子上架了一个翻盖墨镜,还没来得及原地土遁,就被笑容满面的余老板当头截住,余先生穿得人模狗样,慈爱地通知他过几天要在什么什么平台做一个直播节目。

 

王杰希愣了愣,马上搬出一套“猫还在杨聪那儿,孩子怪想家的,得去天津把人家接回来”的冠冕堂皇理由,没想到余先生比他更黑,当即掏出手机给他看照片,表示他家猫两天前就已经被接到俱乐部好吃好喝地伺候。屏幕上异瞳的黑猫油光水滑,正端坐在训练室他的位置上指点江山,桌上罐头摞得高过人头,小高小柳等人纷纷投来充满爱意的目光。显而易见,这位太子爷的地位已经比他们父皇都要高了。

 

“这个节目一共邀请了四位选手,你都挺熟悉的,主要是回复一些粉丝们比较关心的问题。”余先生真诚地劝,“宣传已经打出去了,临时推掉总不太合适,粉丝们都挺期待的。”

 

“也行吧。”王杰希随口应了,转头就开始关心自家孩子们的训练情况,得知刘小别在某次boss大战中表现惊艳,干掉某广州选手,脸上顿时露出了十分欣慰的表情。

 

 

 

一天之后,王杰希打开化妆间的门,半只脚没跨进去,人已经开始后悔。

 

临窗夹着烟懒洋洋看风景的,坐在镜前笑得春风化雨跟化妆师开开心心聊天的,小沙发上翘着脚边打音游边不知道在疯狂吐槽些什么的。

 

叶修,喻文州,黄少天同时停下自己正干的事,向他看过来,然后异口同声地说:“老王,来了啊!”

 

王杰希心想,为什么我当时不问清另外那三个人都是谁呢。

 

他们四个的这种阵容比较奇怪,不知道应该称呼为“五分之三五圣带一个喻文州”、“四点五分之二点五心脏带一个黄少天”、“三个队长带一个黄少天”、“蓝雨双核带一个叶修和一个王杰希”、“一到三和五到七赛季冠军”、“国家队领队和三个队员”还是别的什么,最后节目组广泛集中民智,使用了粉丝们心照不宣的江湖黑话“RYBG”做宣传。王杰希回国之后蒙头倒时差,没有打开任何一个社交软件,于是光荣成为世界上最后一个知道这般安排的人。

 

此时此刻他被化妆师按在皮椅上百般捯饬,直播间已经打开,粉丝们开始大批涌进,在黄少天的不时露脸和叶修的不时露手中叫得嗷嗷的,喻文州出国一趟更人精了八百个点,正和主持人进行一些亲切友好的交流,偶尔从画面中一闪而过,一来二去只有魔术师还没有被点亮,犹抱琵琶半遮面,显得十分矜持。终于主持姑娘在镜头前鼓起了掌,四尊大神被引入座位,在线观众刷地飙高了一位数。

 

 

 

四个人挨着在中间的大沙发上坐了下来,先例行打了一番招呼,弹幕纷纷刷起应援,粉丝们万分热情,已经就座位问题展开了一波社会主义队友情的激情玩梗。

 

理所当然是从一些专业性的问题开场。大屏幕放了一段回放,是一个被命名为《百分之九十九荣耀迷这辈子也没见过的配合》在网上广为流传的团队赛片段,被伤害的是某欧洲选手,片段的高潮是那位骑士先生被索克萨尔一个六星光牢锁在原地,一秒之间被身后的夜雨声烦捅个对穿,又挨了王不留行兜头一扫把。

 

叶领队当时发了个微博,内容是:“这似曾相识的场面。”

 

“那么说王队、喻队和黄少的配合是训练的时候就设计好的吗?”主持人问,“我们可以看到王队和黄少一开始并不在战局中,却都在喻队这个技能放出的瞬间做出了最快的反应,尤其是王队,这个默契非常惊人啊。”

 

喻文州扯了几句选手素质和团队精神的满分答案,叶修说:“其实这个配合,他们仨比赛前一天就拿来集火过我。”

 

“所以是领队安排的战术了。”主持人点头。

 

“他们仨打配合当然得练,我都想看呢。”叶修摊在沙发靠背上,与身边翘着腿正襟危坐的王杰希形成鲜明对比,“前一天晚上我们几个开点小灶,他们仨突然就联合起来袭击领队,配合那叫一个默契……哎,未来真的是年轻人的。”

 

——彼时喻文州一把按住叶修的肩膀,黄少天横过一个啤酒瓶挡住他,王杰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他面前端走了最后一盘虾。

 

弹幕为领队的奉献精神唏嘘不已,三个年轻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纷纷点头附和,场面一度十分煽情。

 

小十几分钟的战略战术交流完毕,直播进行到一个比较轻松愉快的环节,主持人刷刷滑平板,随机抽取粉丝们的提问,大屏幕上同步投影,黄少天看得挺开心,片刻间已经物色了好几个准备存进图库的表情包,包括但不限于枪王白眼,喻文州和善的眼神,六个孙翔什么的。

 

主持人的手指突然在一条微博上停住了,从用户头像就能看出是个微草粉:“训练室录影这块,王杰希也太有节奏感了,我不禁想起了当年这段……”

 

该条微博配的动图是从宣传片里截出来的一小段,王杰希握着鼠标不知道在操作什么,目光专注,脑袋很有韵律地左点右点,可以想见很快将成为各位剪刀手的踩点素材。后面跟的是一个视频,画质AV,王杰希看了一秒,陡然生出巨大的不祥预感——画面上是个小舞台,灯光效果十分迷幻,几个半大小子拿着什么吉他贝斯在唱歌,侧边一个留着巨长刘海的小少年叮咣敲架子鼓,极富节奏地跟着甩头,中途进行一些转鼓槌的炫酷操作,就是全程一脸冷漠,并不向台下尖叫的小姑娘飞一些吻。

 

王杰希心里惊涛骇浪,面上稳如老狗装作无事发生,黄少天率先卧槽起来,一把拍上他大腿:“老王老王这是你吧!我天,你怎么留过这么非的头啊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和叶修对视一眼又齐齐看过去,王杰希把黄少天的爪子拿开,负隅顽抗地还在装:“啊?哦,嗯。”

 

主持人把视频放大,公开处刑。王杰希盯着那个ID在脑子里疯狂搜索,认为那极有可能是他的某个初中同学。

 

他初中的时候跟几个哥们搞了一个小乐队,甚至跑到什刹海玩过几次,在学校曾经还有点小粉丝,但是后来跟谁也没有提过,整个联盟没人知道老干部王爸爸曾有一段如此这般的青葱岁月。黄少天好奇地问:“我在你家里都没有见过架子鼓诶,后来为什么不打了?”

 

王杰希放弃抵抗,默认了:“打鼓伤手,影响操作。”

 

弹幕又开始为王队的牺牲精神一片唏嘘,叶修说:“我看这地方像那什么中学的礼堂吧?挺不错的,咱们老王当年也是小高材生啊。”

 

喻文州半开玩笑地说:“本来在纠结上清华还是上北大,最后变成了纠结去微草还是去皇风。”

 

黄少天的啧啧大叹声中王杰希突然坐直了——不对,这个ID不是什么初中同学,他在中草堂绝对见过。

 

一串法语字母。

 

王杰希心里冷笑一声。

 

 

 

——方士谦。

评论(25)

热度(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