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共雁声流

[方王]五环之歌(中)

*忘了说 这篇也属于大家知道的那个时间线 家里人出场会比较多

后来直播就那么不尴不尬地进行了下去,三位队友还有仅剩的一点良心,没怎么再拿王杰希开涮。黄少天甚至还有点心疼他,主动爆了一些别的料来转移观众视线,比如那些年他偷偷跑到兴欣网吧帮退隐人士下本,累死累活一晚上只捞到一包咸菜,可见老叶是如此的抠云云,喻文州又不经意地提起了某场挑战赛的清晨他被叶修一个电话叫醒出卖脑力的往事,然后温柔地问:“王队,那会儿叶神好像跟微草也打了挺多次呢?”

 

叶修死了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年轻人突然就开始把集火他当成乐趣,也不太好意思详细讲当时两个各怀鬼胎的单亲爸爸怎么互挖墙脚——特别他还挖成了,于是就打着哈哈糊弄过去。虽然朋友们很卖力地在表演,但大家伙心里都有数,这次直播最闪耀的星只能是鼓手小王了。

 

完事之后王杰希开车回家,一路上都在思考,从各个角度琢磨他当时表演的录像是怎么流到网络上的,把所有可能性推理来推理去,最后得出一个颠扑不破的结论:方士谦真是一个绝世沙雕。

 

得出结论后王杰希心情顺畅了不少,他把车停进车位,在楼下溜达一圈喂了喂流浪猫,拎上顺手买的可乐进了家门。屋里灯开着,他的猫像个炮弹一样从厨房冲出来,喵嗷一声窜上他的肩头——和主人的高贵冷艳截然相反,他家这个猫可能是属狗的,特别热情开朗黏人,拥有撒娇专业十级证书。王杰希架着猫换了鞋,听见自家妹妹趿拉着拖鞋从厨房溜达出来。

 

“老哥,你火了。”小王姑娘幸灾乐祸地举着手机,“我给你念念热搜啊,‘王杰希 架子鼓’‘王杰希初中’‘王杰希 直播’……”

 

“停,我不是很想听。”王杰希做了个闭嘴的手势,妹妹犹自乐不可支,于是王杰希开了一个大招:“我那天翻到你初中写的悬疑小说了,第一章开头我还记着,是个谚语:‘一人不进庙,两人不看井,三人不抱树,独坐莫凭栏’……”

 

“行行行,我错了。不过我觉得第一句该改成药人不进庙。”妹妹赶紧拦住他,然而认完错毫无悔改之意,“我跟你说,我今天本来就是去接墩布,听见微草休息室里笑得跟杀驴似的,进去一看别哥和薄情哥肖云哥全都滚在地上,雕哥把口红都涂歪到耳根了,锅王根本控制不住场面。王老师,您说这可怎么办吧?”

 

王杰希一句全员加训刚溜到舌尖,妹妹突然咦了一声,然后开始捧腹大笑:“这表情包已经传到我们班群了……我是不是没跟你说过我们班好多人都粉你……哈哈哈哈哈……”

 

“你们这还真是高考完了是吧。”王杰希凉飕飕地说,说完又莫名其妙生出一点诡异的欣慰情感。他妹妹一开始很低调,并不透露她哥微草队长的身份,王杰希有时候好奇就问那你怎么跟你同学介绍我,妹妹说,我跟他们说你是俄塔的记者,一天二十四小时专门监控美国总统发推。王杰希说这狗话有人信吗,妹妹说没人信,所以我就告诉他们你是天桥算命的。

 

天桥算命王老师终于升级成了中二鼓手王老师,王杰希倒了杯牛奶,跟妹妹各占领了餐桌的一边,两个人异口同声开腔:“我跟你讲一个事。”

 

做哥哥的先谦让:“你先说。”

 

小王姑娘非常干脆:“我读完大学想出国,去欧洲。”

 

“哦,小事。”王杰希心说那地方你嫂子还不是熟的不行,似乎已经全然忘了刚刚在车上他还把方士谦在心里鞭尸百遍,“跟爸妈商量了吗?”

 

“还没有,我想下周末回爸妈那一趟,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妹妹问。

 

“行。”王杰希盘算了一下,徐徐开口,“那到我说了,我……在苏黎世跟你方老师求婚了。”

 

小姑娘嘴里一根抹茶味的百奇咔嚓一声断了,睁大圆圆的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墩布似乎察觉出了气氛的凝重,蹭地跳上餐桌,和那兄妹俩一起大眼瞪小眼。

 

妹妹调整了半天呼吸:“不是,”她按住额头,“咱们捋捋,王老师,三年前,三年前我中考完,方老师退役,你从机场回来突然就跟我出柜……现在你告诉我你婚都直接求了……您真行,魔术师,真能给人制造惊喜。”

 

“我新买了一套房子。”王杰希推过去一杯凉白开,“过两天就搬。这地方离大学近,给你留着。”

 

“我谢谢您。”妹妹喃喃地说,“怪不得他这两天飘得跟什么似的……”

 

王杰希敏锐地捕捉到关键词:“什么?你跟方士谦还联系呢?”

 

“我荣耀不是玩牧师么,他一直带我来着。”妹妹翻个白眼,“怎么的,你家孩子母后叫得那么欢,我还不能去喊声嫂子了?”

 

王杰希无话可说,妹妹仰在椅背上盯了一会天花板,突然一个打挺翻起来,眼冒绿光打开手机:“我能发点东西吗?不艾特正主也不打tag,内容就是我萌了这么多年的cp终于结婚了,我靠想想真的好激动啊。”

 

正主本人冷漠地抬了一下眼。虽然很懒得承认,但是就一脉相承的脑回路奇诡程度来讲,他这个妹妹也可能真的是亲的吧。

 

 

 

王杰希父母家不住在市中心,离得略有些远,他们兄妹俩是打小在学校边上租房子的,后来王杰希半路杀进微草,不太放心妹妹一个人住,天天就俱乐部和租的房子两头跑。小王姑娘偶尔来微草食堂蹭饭,然后就在王杰希的房间里自己写作业。他们家人可能骨子里都有点认定什么就一往无前的劲,满俱乐部电脑噼里啪啦响,妹妹愣是学得心无旁骛。方士谦那会跟王杰希还处在彼此看不大顺眼的阶段,有时候在哪看见两个人一起走,露出如出一辙(眼睛并没有)的沉静又恣肆的神情,莫名其妙会觉得这家人可能也还可以。

 

后来方士谦跟王杰希关系好一点了,两个人就经常一起加训,有一次不知不觉练到挺晚了,训练室有人敲门,抬头一看是小王姑娘端了个果盘走进来。

 

方士谦那时刚拿了治疗之神的封号,很想找个什么人吹一吹,正好发现妹妹目光好奇地盯着他的屏幕,于是很豪情地说,要不要玩玩试试,士谦哥哥带你。

 

王杰希在吃瓜,被他那句士谦哥哥恶心得忘了吐籽,小姑娘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语出惊人:“都说劝人学医天打雷劈呢,那劝人玩治疗也不得好报吧。”

 

当时训练室里瞬间陷入了可怕的沉默,方士谦愣在当场,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到底哪里得罪这漂亮小姑娘了,王杰希给吓得又忘了吐籽,暗自反思是不是平时跟妹妹吐槽方士谦吐槽得太狠,没想到孩子这么护短。妹妹说完可能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对,马上往方士谦手里塞了一个芒果:“但是副队哥哥肯定不会呀!我哥说你是他见过最好的治疗。”

 

方士谦突然又被捧得晕头转向,王杰希赶紧拉他复盘,第一次小型会晤算是在一种诡异气氛中圆了场。至于后来方士谦到底是怎么打入敌军内部又把妹妹拉入己方阵营,就都是王杰希一直没弄懂的事了。

 

 

 

“你刚才说,你要搬家?”妹妹玩着手机突然开口,王杰希在回忆往事,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嗯。”

 

“家里几双筷子啊?”姑娘揶揄地看向他。

 

“大部分时候一双,偶尔可能两双。”王杰希回答,然后皱起眉,“这说话方式跟谁学的?嗯?你也真有脸在微博上说最喜欢的选手是我,当我看不见你满屋的索克萨尔手办沐雨橙风挂画一枪穿云立牌?”

 

“天地良心!我墙上挂的海报从来都是第七赛季的王不留行防风冬虫夏草三角色限量款!”妹妹手舞足蹈,“那张设计的真的绝了,王不留行坐在中间,前面坐一个冬虫夏草,后面站一个防风,像那种三角恋偶像剧海报。”

 

王杰希理都不想理她,放在边上的平板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是方士谦每日准时的视频请求。

 

王杰希把平板立起来,接受请求,方士谦一张脸出现在屏幕上,看着分外欠揍。

 

“帅哥,打鼓吗?”方士谦喜滋滋地说。

 

“打你。”王杰希冷冷回答,墩布甩着尾巴凑了过来,胡子一抖一抖在镜头前闻来闻去,方士谦看着它毛茸茸的小脑袋心花怒放:“宝贝儿你想不想我?”

 

墩布非常配合:“喵~”

 

妹妹笑得要死,方士谦听见声音,更加心花怒放:“哎,王杰希,咱们家小美女是不是在你那呢?”

 

“别特么套近乎,我警告你。”王杰希作势要断掉视频,方士谦赶紧呼救:“快拦住你哥,太狠心了,始乱终弃。”

 

王杰希看他这么爽就非常不爽,和妹妹对视了一眼,突然福至心灵:“小美女在我这呢,我们俩主要是想通知你一个安排。”

 

方士谦和墩布隔着屏幕玩击掌游戏,玩得不亦乐乎:“什么安排?”

 

妹妹抢先说:“下周我跟我哥回家,我哥准备把你带上。”

 

方士谦僵住了,从张牙舞爪马上怂成了狗,震惊地举起双手:“唱的是哪一出?”

 

“甘露寺咯。”妹妹笑出一对小虎牙。

 

 

 

王杰希看着大洋彼岸那边的方士谦一脸石化般的凝重,忍不住想起苏黎世那一晚。那天方士谦睡醒之后马上和里昂方面取得联系,隆重地向自家二老介绍了王杰希——他已经订婚的男朋友。男朋友本人睡眼惺忪地从床上下来,刚洗完脸,猝不及防就被方士谦按在电脑跟前,差点被屏幕上和方士谦长得几乎一样的女士吓出心梗。

 

方家长年住在国外,对这种问题早就见怪不怪,王杰希这边还是不大一样——王家父母都是高知,看待许多问题都比常人开明,无怪乎养出两个处处不走寻常路的小奇葩,但王杰希不敢保证自己突然领回一个性别出人意料的“儿媳”,会不会让他爸妈两副眼镜全部掉进茶杯。

 

“我跟爸妈旁敲侧击地聊过性取向的问题。”妹妹把椅子往前扯了扯,一脸认真,“他俩的反应是,这根本不是问题。但谁都不能保证放到自己孩子身上他俩还能不能这么理性,不过我跟我哥干过出格的事实在太多了,我觉得他俩总不至于气出病来。”

 

方士谦那边还是沉默,王杰希喊了两声没人回应,他有点慌:“方士谦?士谦?”

 

“我在和二乐聊。”方士谦说,“我正问他当年和大孙是怎么跟家里出柜的。”

 

王杰希静等下文,等来了方士谦倒抽的一口冷气和几声我操,妹妹连忙问怎么了,方士谦声音有点抖:“他让我穿着防弹衣去,这个东西市面上应该有卖,我明天去转转。”

 

兄妹俩沉默半晌,终于没忍住,爆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笑。


评论(15)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