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共雁声流

[方王]五环之歌(下)

王杰希面上没有对方士谦那个小号表现得特别介意,背地里还是跑到微博上把它挖了出来,一看好家伙状态还是已关注,王杰希心里顿时敲响警钟,多设置了一个特别关心,以便在他又乱发东西的时候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后来他很久没有再管这个事,新房投入装修,他找好几个设计师聊过,最后还是自己动手,殊不知在他满北京家装公司跑的这段时间里,方士谦又掀起了一片血雨腥风。

王杰希乔迁前一天,该账号发布微博,文字:“卢瀚文新秀挑战刘小别那场,观众席上的王杰希”,配图微草队长紧盯屏幕探头探脑,在刘小别使出剑影步的时刻猛地伸长脖子,然后赞许地点了点头,后面跟的那张大家都能猜到是那个沙雕黑猫的表情包,双眼瞪得铜铃一般,脖子灵活地扭来扭去。

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点九,节奏又卡上了。

小王姑娘刷微博瞧见了,再次叹服于她嫂子的惊人八倍镜,那场全明星她也看了,百般想不起观众席镜头还切给过她哥。凭着某些血浓于水的感情,她咔嚓截图,把罪证传给王杰希,后者看完哦了一声,“把评论区也给我截一下,要最前面那几条。”
姑娘没起疑心,动动手指就发了,殊不知她哥在进行什么惊人操作:王杰希凭借着超人直觉和推理,三五分钟锁定了几个账号,搜索之后挨个盖章,什么柳非刘小别袁柏清,一个没跑,全部掉马。

他这个心态某种程度上有点像班主任悄悄潜伏进学生小群,主要的出发点还是关心,然而姑娘反过味儿来之后顿时如临大敌,立刻慌张地在各地奔走相告:“各部门注意一下,最近收敛一点,什么drive什么car的都加小心!”

柳非敲她小窗:“什么情况?”

小王姑娘痛心疾首:“我哥也快该懂abo了。”

王杰希真不懂,他披着马甲关注了那几个马甲之后就把微博关了,可能几百年也懒得再开一次。此刻他登着流观上下那张卡,屏幕对面是高英杰,小太子坐着扫把浮在半空,正在耐心地等待指导赛后队长惯例的训话。

“明天多加训一会。”王杰希说,“这就是过坎,过去了就进步一大截,过不去就折这儿了,你明白吧?”

“明白。”高英杰说,王杰希隔着电脑都能想象出他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其实不是没人跟他说过是不是给小高的压力太大,对方举出各种例子:叶修GG盖才捷不算,新秀挑战赛打赢的这么久了才几个人?高英杰不是是唐昊那种自己摔打出来的皮实,这么跟竖山中学似的培养真的合适吗?
“你这种百年不遇的狗比魔道就是刷新观众下限的,没人复制的来你那套,小高跟你不是一个路数,他嘴上不说,肯定老在想王不留行到了他手会不会再也不能那么……呃。”方士谦组织不出语言,“总之你悠着点。”

高英杰那边没动静,可能在自己看回放,王杰希盯着流观上下的ID出了一会神,突然问:“英杰今年是多大了?”

他心里其实有数,但还是想听一个答案,高英杰唔了一声,说:“十九了。”

十九了。王杰希回忆自己十九岁的时候天天在干什么,最深的印象是那年夏天世界杯操蛋得异乎寻常,方士谦奶哪个输哪个,气得七窍生烟,跟他抬杠抬得更猛。想到方士谦抬杠之后王杰希记忆就清晰很多,第四赛季他一直在哐哐碰壁,有个评论挺有意思,说三四赛季就像魔术师横空出世,流星尾巴后面跟着卷来一个黄金年代,结果开头那个自己倒是暗了,王杰希听完就完,懒得管别人怎么叭叭,把全部心思都放在琢磨王不留行到底该怎么往微草队形里面楔。
这个东西讨论起来真的很玄妙,似乎微草每传一代都得进行一番大转型,就是过渡的方式比较不一样。林杰是把小鹰从崖上踹出来愣让他们自己学飞,王杰希比较像袋鼠爸爸,领着小年轻一步一步摸索着往前走。

对面的高英杰完全不知道他父皇问完一句之后千回百转的脑回路绕到了什么地方,他看了一眼跳出的对话框,汇报说:“队长,车前子那边说这两天老有一个魔道跟一个治疗抢中草堂的boss。”
“是故意的吗?”王杰希问。
高英杰跟车前子交流了几句,回答说:“不清楚,那两个一直不出声,水平都还挺高的。”
王杰希:“行,让公会注意点吧。”
他站起来,绕过电脑桌走到高英杰身边,抱着胳膊站了一会,终于也没说什么,转身慢慢走了。

第二天,方士谦没跟任何人打招呼突然现身在王杰希新居的事很快传遍大江南北,一顿暖房宴成功变味成鹊桥相会,柳非许斌刘小别跑得一个比一个快,高英杰还不明状况地“啊?不用留下洗碗的吗?”,被袁柏清恨铁不成钢地拎起来拖走。
王杰希进厨房盛碗汤的功夫,餐桌上就只剩下方士谦在啃鸭脖子了。

“你最近挺闲。”王杰希在他对面坐下,终于开始追究责任。
“我不闲,百忙之中才回来看你一眼,什么态度啊。”方士谦支棱起脖子,“最近是老林挺闲,孩子终于上幼儿园了,他农奴翻身得解放。”

林杰有孩子这个事王杰希记不太清是第八还是第九赛季(天地良心,他没有别的年份概念),就记得那是个春天,他姜子牙般的老队长跟个傻子一样捧着儿子嗷嗷哭,分贝能和新生婴儿相比。王杰希短暂的人生里没当过爹,受方士谦所限也基本没有了当爹的可能,并无法跟林杰感同身受,好容易林杰不哭了,他才能送上一句真情实感的“恭喜”。
恭喜啥呀,苦日子这才开始呢。林杰说,眼里却是笑着的。林杰拍拍他肩膀,陪孩子他妈去了,王杰希在产科人来人往孩子哭大人笑的走廊里独自待了一会儿,觉得奇妙,突然就特别想给方士谦打个电话。

“我给爸妈带了点东西,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过去看一眼,反正先搁你这儿吧。”方士谦啃完一个鸭脖子,从桌子底下抽出餐巾纸擦嘴,王杰希说:“行,他俩可能过两天会过来吧。”

其实他俩那次回家出柜根本是个惨不忍睹的回忆,叱咤风云的魔术师和治疗之神吃完饭喝完茶,还是谁都没开了口。最后王杰希跟王家妈妈在阳台浇花,妈妈嫌弃王杰希手笨(大概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敢这么嫌弃的人),手把手教他怎么给一株剑兰剪枝,方士谦和老爷子坐在屋里的小茶几边上吃水果,聊着聊着不自觉地就把目光全都黏到那边侍弄花草的俩人身上去了,小王姑娘捧着书窝在沙发角,看看这边看看那边,觉得这场面加点柔光滤镜就可以框起来,成为一个教科书般的岁月静好。
王家人遗传的爱出其不意,爸爸剥着荔枝,突然就说,哎,王杰希这小子,挺难伺候的吧?
方士谦再傻也听出来了,忙说不是啊不是啊,杰希在我们队里一直是精神支柱灵魂首领,拿自己毕生的词汇量把王杰希吹了一顿,王家爸爸听得直乐,故意说当年他非要搞电竞,直接让我赶出门去了。
方士谦一听就知道是假话,也明白老爷子试他什么,之前想了一晚上的深情诚恳言论终于要拿出来陈词,王杰希手机突然亮了,五环之歌一波三折的啊啊啊响彻云霄,把所有人的话都憋了回去。
王杰希揪着剑兰心想,黄少天(换他手机铃的始作俑者),你三舅姥爷。

最后还是妹妹出面化解尴尬,打着哈哈把这章揭了过去。电话是战队有事打来,王杰希只得拎上方士谦麻溜走人,出门前妈妈把他叫过去,先给他整了整领子,然后淡淡地说:“人有很多种选择,你进了微草战队,就没有可能感受大学里的那种氛围。这条路也一样,你既然走了,就没法像大多数人那样通过为人父母成长。我不觉得你这些年进步了多少,还那么为所欲为,看着办吧,反正是你自己选的,你总得对得起谁。”

人有很多种选择——这个事包括他自己的太多人在对他说,要不要选择走电竞,要不要试试王不留行,要不要当队长,要不要改打法,要不要输这一场,甚至要不要给方士谦发那条短信,要不要把那堆破证背到苏黎世给方士谦一个充满钢铁直男气息的求婚……他就像一个大侠在悬崖边上跟人打架,处处剑走偏锋,次次兵行险招,选的都是看上去最不好走那条路,但是不知道上辈子积了多少德,居然一次次都瞎猫碰上死耗子地成功了。

“最近老来搞骚扰的魔道和治疗,是你俩吧。”王杰希说。
“看破不说破好不好。”方士谦有点不高兴。
“我突然想,老林要是当年没那么早走,像我现在这样等咱俩和其他队员都磨合好了再退役,微草会是什么样子?”王杰希说。
方士谦看他一眼:“哦,你是不是还会想,要是你跟他似的突然退役,把微草的转型留给孩子们自己摸索,会是个什么样子?”

王杰希没说话,方士谦耸了耸肩:“你出门,把车子开上五环,发现堵得人神共愤,恨不得把车插上翅膀飞。”
王杰希:“我还真不常走五环。”
方士谦:“我知道,但是你走的哪次不是刚微信给我发一句这他妈堵死了,转头路就通了?”

王杰希回忆一番,这似乎好像还真是。

“我觉得挺有意思。”方士谦继续自顾自地说,“你有什么事儿不太爱跟人讲吧,但是一跟我讲,转机马上就来,发现没有,你说我是不是属锦鲤的。”
他接着说:“那场比赛有问题小高迟早能看出来,那又怎样?你王杰希看中的苗子能是为这个一蹶不振的么?”

王杰希强行打断他:“吃你的饭,你今天这么贫。”
方士谦叹气:“可惜了中宫不在,老是没人给他们父皇陛下分忧啊。”

王杰希终于笑出声:“行了,分什么忧,我心里有数。”
“真有数?”方士谦开始动手收拾桌子。

王杰希做了一桌子菜,方士谦当然不可能让他再善后,有点嫌弃地把那个审美十分不行的围裙围了奔向水槽,王杰希喝着可乐看他忙活。
为数不多的时光,让他不能不想要伸手去抓。

“我早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良心?”王杰希说。
方士谦:“你瞎。大小眼影响正常视力。”

“行了,队长,惆怅超过一天不是你的风格,去把前线收拾一下,准备动手。”方士谦大爆手速打扫完现场,边摘围裙边说。
王杰希:“什么?下本吗?”

方士谦冲他乐了一下,人是真的黑了,凸显出脸上明晃晃一对门牙。

“我刚才说……哪儿是我主战场来着?”

评论(16)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