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共雁声流

[伞修]狮子王

有一回他们做一档闲聊扯淡为主的访谈节目,不知怎么说起各自最喜欢的电影,喻文州说是《花样年华》,王杰希说是《闪灵》,话筒杵到叶修跟前,叶修想了想,说:“《狮子王》。”

“我特小的时候就看这个,看了挺多回。”叶修徐徐解释,“我觉得每次看都挺感慨的,而且里面几个曲子都特别好听。”

然后他们就接着聊,天南海北扯得挺远,最后录制结束,药庙队长照常例找地儿吃饭,叶修谢绝了邀请,自己溜达到车库把车开上走人。

出发前他翻了翻车里的碟,从底下摸出一张封面是迪士尼的,扁扁的方盒子上全是灰,他废了三四张抽纸才把塑料盒跟自己的手收拾干净。叶修看着光盘被吞进去,慢慢踩下油门,车身滑进夜色,他听着一直很熟的调子在他头顶盘旋起来,车里空调开得低,那些音符似乎在他耳边被冻住,又碎成一把冰碴,哗啦啦地掉下来,淹没过不短的一段岁月。



那会他在杭州,夏天又热又闷,苏沐秋只有晚上苏沐橙要睡觉的时候才肯开空调,白天他们俩忙于荣耀,就靠风扇和凉水续命。陶轩当时还比较够意思,经常给他俩弄个冰棍吃,但是桑拿天真的太要命,叶修一根冰棒叼不了多久就滴滴答答地化了,他狂敲着键盘还得腾出手去擦,感到很烦,苏沐秋就乐,说我要给你买个婴幼儿围嘴,一边拿盒饭的盒子伸手帮他接,他自己也盯着电脑屏幕,于是半份地三鲜差点整个喂了叶修的裤子,叶修说我靠你想干嘛,俩人虚张声势手舞足蹈地进行了一番真人PK,没来两下,又齐齐跑回去在游戏里同仇敌忾,被魏琛骂得满屏都是星号,转头就忘了婴幼儿围嘴的事。

晚上他们接上苏沐橙回家,风终于有了一点凉意,走在街上没那么煎熬,苏沐秋装作很懂地问妹妹功课,叶修也装作很懂地听,苏沐橙在俩人中间蹦蹦跳跳,声音又脆又甜。叶修在一卡车西瓜前住了脚,拿起来弹来弹去精挑细选,最后还是苏沐橙选了个好看的。他们拎上西瓜接着走,苏沐秋突然很神秘地掏出一张碟,说今天晚上咱们看这个电影。

叶修瞟了一眼,说哦,狮子王。他其实早就跟叶秋一起看过,当时叶秋看到木法沙掉进角马群哭得死去活来,叶修倒是很镇定。他很镇定地看着苏沐秋,后者说啊,你不看吗?叶修忙说我看啊,我以前还有个辛巴呢。

苏沐秋是真的挺爱看电影,而且喜欢的片子必租碟,可能是讲究那种仪式感。苏沐橙不在他就和叶修一起看恐怖片,最后总结出还是西班牙的最够劲,苏沐橙在他们就看一些口味不重的,动画片也有不少,毛茸茸的形象在电视屏幕里晃来晃去憨态可掬。不过那种片子叶修看着看着就打瞌睡,苏沐橙也总是渐渐睡着,最后什么东西都是苏沐秋收拾的,他倒是一直很有精神,第二天早上还能边做早饭边绘声绘色给俩人讲结局。

破楼满楼道小广告,台阶的边角都磨得差不多了,苏沐秋掏钥匙开门把他俩放进去,吆喝叶修赶紧切西瓜。他们仨分西瓜早有制度,一刀劈成两半,最中间一块剜出来归沐橙,然后他们俩抱着那两半挖着吃。苏沐橙换了鞋去阳台浇花,苏沐秋打开空调,蹲在电视跟前鼓捣DVD。

叶修把西瓜切好,放在茶几上,自己很自觉地占领了沙发靠右侧的位置,苏沐橙跑过来坐在他边上,遥控器不太好使,苏沐橙把电池抠出来在地上摔吧两下又塞回去,再按几下,雪花屏上终于有了画面。

片头很熟,苏沐秋蹲在地上看了一会,确定播放没有问题,自己也窜到了沙发上。叶修给自己调整好一个京瘫的姿势,屏幕上一轮金黄的朝阳正缓缓爬出地表,然后就是那一组经典画面,非洲大草原上一众动物齐齐下拜敬礼,老狒狒把辛巴高高地举过头顶,迎接荣耀王国的天光乍破。

三个人罕见地全程沉默,后来连吃西瓜的咀嚼声都没了,苏沐橙也像叶秋,在老狮王离去的时刻红了眼圈,啪嗒啪嗒掉泪,苏沐秋给她拿纸,自己也轻轻叹了一口气。

最后电影结束,仨人看看彼此,发现谁都没睡着,谁眼睛都很亮,苏沐秋咬着勺子宣布这是个好片,以至于后来看电脑上瑞星杀毒的小狮子都顺眼了很多。


“非洲真有意思。”那一段苏沐秋经常跟叶修这么说,同时露出一些神往的表情,叶修脑子里顿时出现动物世界和赵忠祥老师磁性十足的声音。叶修说,回头我们可以去看东非野生动物迁徙什么的,我开个大越野,你就坐在副驾举着望远镜看个够,什么长颈鹿啊狼啊老虎……哦,这两样好像没有。

叶修想这个梦成真了会是什么样子呢,苏沐秋的性情似乎确实适合那种开阔又自然的地方,他会举着炮筒一样的相机蹲在高高的草丛里耐心调焦吗?叶修想象,或者他会抱着胳膊靠在车上,看着不远处被狐獴包围不得不举手投降的苏沐秋,后者哈哈大笑,一头黄毛夕阳熨不平,毛茸茸的,烫着一层金边,他身后就是延伸开去的蓝色天际,那么广阔的土地,一眼望不到尽头,如少年人眼里的未来,一眼望去四面都是光明。

“再等等吧。”苏沐秋说,“我得先买个好相机。”


那张狮子王的碟最后被苏沐秋买了,也不常看,苏沐秋说什么东西处太久了都会腻,反倒不如浅尝辄止来得深刻。叶修就说听听这都什么歪理,成语用对了吗你就瞎说。


然后苏沐橙渐渐长起来,出落成一个水灵灵的小美人,偶尔回家,会心虚地从书包里掏出一盒小男生送的巧克力。

两个傻哥哥对着巧克力面面相觑,最后叶修说:“我有预感,沐橙将来才是家里的顶梁柱。”

苏沐秋给了他一脚,认认真真查了一遍送巧克力那小孩儿的户口,最后也没说什么,催苏沐橙赶紧去写作业。苏沐橙刚走又转回来,拆了封掏出两块巧克力,不容分说地一人塞了一块。

小姑娘去学习了,苏沐秋把剩下的巧克力收进冰箱,再回来时叶修正在翻俩人记pk战绩的本子,苏沐秋老差着那么一小截。

叶修正想着再来一局,却发现苏沐秋心事忡忡,苏沐秋百年不遇地皱着眉,说:“我原先想着,将来要是有妹夫,起码荣耀得能打过咱俩,但我现在一想,又不希望沐橙嫁个打游戏的。”

叶修一听这个问题真的很严肃,于是两个没当过爹的半大少年便开始又一次地为宝贝妹妹操碎了心,最后苏沐秋先嗐了一声,说太早了太早了,沐橙毕业都遥遥无期,有什么事儿回头再说。叶修说行吧,然后突然觉得很奇妙,什么时候你会和一个人一起全心全意地为他的家人操心?他那会儿刚学抽烟,随手从兜里摸出来一根,点着了往嘴上一叼,盯着屏幕直到秋木苏闪进视线。

那天开了个新地图,草原雨林的颇具野性气息,两个人边打探边想着怎么编攻略,秋木苏扛着枪,一叶知秋侧眼看他,觉得他很像那些故事里的少年猎手,稳准狠,一枪一条命。苏沐秋突然哎了一声,叶修,这个地方视野真不错啊。

他们并肩坐到了一块从山顶斜伸出去的巨石上,那石头形状有意思,像一柄刀直直刺破苍穹。世界频道刷得飞快,两个人静静地看着视野里的大片草原,画面是虚拟的,但并不妨碍他们同时想起做过的梦,苏沐秋突然没头没脑地说哎,叶修,你记不记得这个歌啊。

然后苏沐秋唱起来,变声期嗓音有点嘶哑,但旋律很准,可以说很好听,叶修听清了那句词:“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it is where we are……”


叶修被自己的烟呛了一口,咳出了眼泪来,后面的词苏沐秋就不怎么会了,只能按着调哼哼,叶修把烟卷拿下来,杳杳的烟腾空腾空,触发不存在的消防警报,叶修觉得自己耳机里的耳朵发烫,他搜肠刮肚地想这要怎么回,ye、yes I can?

苏沐秋还在唱,唱得很陶醉,叶修把耳机摘下来撂在桌上,转脸正要说句什么,苏沐秋突然出其不意,猛地凑过来亲了他一口。

It's enough to make kings and vagabonds——

Believe the very best.


叶修踩下刹车,在一个红灯前停了下来,斑马线上人来人往,红灯过去,一个小高中生才跑到半道,叶修无视后面大吵大嚷的喇叭,一直等到高中生安安稳稳地跳上对面的马路牙子。

车要让人,这是每个司机应该奉为圭臬,世界上最重要的一条交通规则。

北京的夏夜真的太热闹了,灯火辉煌的世界在车窗外闪烁成明晃晃的一片,叶修不厌其烦地听着那张盘,一遍遍播完又重头再来,重头再来。他很擅长从零点起步,无论是他还是兴欣的神话都没人能复制。这世界上不能复制的东西那么多。


叶修记不清那是他们第几次看,苏沐橙还是会为了木法沙掉眼泪,苏沐秋很温柔地说,你看那个台词写的多好呀,“当我们死去,落叶归根,化为尘土,润泽荒草,而羚羊就是吃草的,所以我们都是紧密相连的,生生不息。”苏沐秋给小姑娘擦干眼泪,转头对上叶修的目光,于是冲着他笑了一下。

少年意气这个东西要怎么说呢,可能是一张南下的火车票,夜里闪闪发光的荧屏前蜻蜓点水的一个吻,一些不必考虑未来的幻想和约定。签下合约和通知书的笔是同一把宝剑,叶修像每个绝世高手一样扛上它,马不停蹄跑下去,披荆斩棘,从不回头。

有的人永远是少年,世俗和时间打不败他,生死也不能。


光盘又播到最后一首歌,《The Circle Of Life》。

时光对面的少年人神采飞扬,十八岁的苏沐秋和二十八岁的叶修又一次并肩坐在一起,前方可能是一个坑,也可能是一条路。叶修不在乎,只是走下去,大不了重头再来,他的岁月还有那么长。

It's the circle of life.

评论(5)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