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共雁声流

[方王]那些你很冒险的梦

01

方士谦没出道的时候就已经在自家训练营里所向披靡,身为一个治疗,偏要扛着十字架大杀四方,气势狂得没边儿。林队长把他当掌上明珠地宠,精心打造两个账号,拍着他的肩说你会成为联盟里第一个精通双职的神级治疗,语气无比期待,仿佛整个联盟都等着他惊艳四座的那一天。方士谦笑着说那是当然,少年的眉宇神采飞扬,然后他登录战队给配的牧师小号,为成为未来的第一治疗继续奋斗,账号名乌头马角的牧师跟着公会大部队左奔右突,冲向抢野图boss激战正酣的前线。

周围的人都熟悉,是队里几个职业选手,玩儿散人的前辈突然给他发消息:“你看这个新来的小魔道。”

方士谦转了半天视角没找着:“哪儿呢?”

“boss旁边正到处飞那个,”前辈说,“我看看账号名啊,对对对,流观上下。”

方士谦看得眼睛都疼了,终于看清那个叫流观上下的魔道学者,骑着扫帚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在一片星辰碎屑里恣意穿行,方士谦边忙着治疗边抽出空来看他,哐哐打字:“这小魔道有意思诶!”

前辈的消息几乎在同一时间发来:“我靠四千儿赶紧!你要放生我啊!”

方士谦吓一跳,赶紧一个小回复术丢过去托住前辈的血,再转过视角来时流观上下不见了,方士谦又把眼睛盯到疼,走位奇诡的小魔道却一直没再飞出来。

方士谦遗憾:“唉呀。”

前辈说:“没事儿,我见他好几回了,估计是想加咱们公会,肯定还能见着。”

于是方士谦蹲了他两天,一直没见人,想想觉得打法这么飘的朋友行踪大概也很不定,乌头马角在地图上转来转去,终于发现了坐在一棵树上的魔道学者,方士谦一看名字,是流观上下没错,好友邀请毫不犹豫地发过去。

对方已同意。

方士谦本来想摆一把架子,等对面来打招呼,结果流观上下接受邀请之后就压根没理他,坐在树上又思考了一会人生,跳上扫把转头就走,方士谦急了,消息飞速发过去:“你干嘛???”

流观上下停住了,蒙圈回复:“啊?”

方士谦说:“我找了你这么多天,你就这态度?”

流观上下过了一会才回,可能正在回忆:“不好意思,我们之前见过吗?”

方士谦出离愤怒,抢boss那天乌头马角可以说出尽风头,世界频道不停在刷这个治疗牛逼啊大神求奶一类,他本以为这个小魔道怎么也得对他印象深刻,没准被邀好友还要受宠若惊,结果人家对他毫无印象。

他正气,对面消息又来了,“啊想起来了,你这个名字我有印象,盼乌头马角终相救,”流观上下说,“上次你好像给我加过一回血,非常感谢,你打得不错。”

流观上下说完,又转头要走,方士谦赶紧拦:“等会,别走,这就没了?”

流观上下真的懵了:“……还要有什么?”

“我看你技术很不错嘛,不想加公会玩儿?”方士谦说。

流观上下礼貌拒绝:“暂时不了,我也就打着玩玩儿。”

方士谦心说那我不就很尴尬,流观上下突然又来一条:“等一下,中草堂!加加加。”

方士谦冷笑一声,这小子变脸还挺快,流观上下突然就很激动:“中草堂,微草啊!”

“你也喜欢林队长?”方士谦随口问。

“我特别喜欢王不留行。”流观上下回答。

02

方士谦跟流观上下很快混熟,发现这个人刚接触的时候比较冷,一熟了就展现出狗逼本性。俩人从荣耀发展到加了微信马化腾,平时一起抢抢boss下下副本扯扯闲淡,如果不是治疗不好单挑俩人能打一天jjc。不过流观上下白天通常不在线,理由是要上学。

根据方士谦问出来和自己推出来的信息,流观上下年纪不大,高中在读,还是不错的学校,是个轻微中二的猫奴铲屎官,理科生,中系军宅,斯莱特林铁粉,会追番看电影,貌似还掌握一些玄之又玄又玄的技能点,总之是个蛮好玩的人,就是有的时候脑回路清奇到猎奇,能搞得方士谦怀疑人生。

流观上下还挺喜欢跟他聊,什么破事都和他说说,他这个人比较能说,而且方士谦发现自己跟他非常合拍,互抛什么梗都能接住。林杰有时候看见方士谦抱着手机一脸兴奋,还以为自家小治疗谈恋爱了。

“我不是,我没有,”方士谦解释,“我在给咱们战队挖掘人才。”

“再有几个月就要出道了,士谦,”林杰说,“一定不能松懈啊!”

方士谦冲他挥挥拳头,说队长您就放一百二十个心,然后他立刻放下手机投入训练,他结束训练的时候跟流观上下晚自习结束的时候差不太多,他从训练室回宿舍,流观上下也正在回家的路上。然后过半个小时,上线通知会准时亮起。

——今天没有亮,流观上下给他发QQ,说快考试了要复习,这两天就不打游戏了,方士谦说嚯,你老人家也要复习,流观上下就给他刷表情包,满屏幕的牛顿伽利略爱因斯坦,配字物理使我快乐。

“我当初真应该干脆走化竞。”流观上下叹气,“原子轨道是那么的可爱。”

然后他又补充:“星星射线更可爱。”

方士谦于是说:“你也可以选择走电竞。”

流观上下说:“我还真想过,我看嘉世对霸图的比赛,职业选手真的很酷。”

“其实我也是职业选手。”方士谦自己把那个准字去了,“要不要来跟我混?”

“可是现在联盟里也没有玩双职的治疗啊,”流观上下说,“等等,莫非你是叶秋?”

方士谦气死了,气得不想回复,过一会流观上下自己推翻了:“应该不是,叶秋技术更好。”

“哦,叶秋粉啊,没看出来。”方士谦凉飕飕地说。

“我喜欢王不留行。”流观上下再次强调。

方士谦正要借着这个茬对他发出邀请,流观上下突然叫起来:“不说了不说了,我靠怎么半天了,我还要复习。”

“复习愉快您,”方士谦说,“真的,考虑一下走电竞?”

流观上下没等他说完后半句就下线了,照他的性格没准会直接关机,方士谦对着聊天界面看了一会儿,不知道自己劝他当职业选手是对是错。不过,方士谦想,这样的人,怎么走都能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来。

何况他还能飞。

03

等事情发展到方士谦惊觉自己可能有了网恋倾向的时候,他正坐在微草的食堂里,和对面的林队长一起吃饭,就着流观上下寄给他的自腌辣椒油芥菜丝儿。

这就是流观同志玄之又玄的技能点之一(其他是解卦看相一类的东西),林杰对方士谦拿来的这罐芥菜丝赞不绝口,是真的好吃,方士谦却拿着筷子有点心不在焉。

前些日子流观上下找他要地址,他发的是他在市区自己租的房子,流观上下说你也在北京啊,干脆我给你送过去得了,方士谦说好家伙你不怕我是坏人啊,流观上下说我好歹一米八一,然后一米八三青年发出了不屑的冷笑。方士谦说你别跑了,就寄吧,流观上下说也行,不过其实我本来也懒得跑,就跟你客气客气。

“这不叫客气吧?”方士谦说。

“那就不客气了。”流观上下说,“你等下挂哦,我可能会睡着。”

彼时两个人刚退出游戏,但仍然连着麦,流观上下白天开完运动会,终于觉出累来,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方士谦说你可赶紧睡吧,流观上下说我已经在床上了。

“我今天认真想了想。”少年清清冷冷的声音传过来,“我真的想当职业选手。”

“你走这一行可没退路。”方士谦啪嗒啪嗒敲键盘。

“没退路就没退路,那场比赛太震撼了。”流观上下评论的是微草对蓝雨的一场,王不留行把处于劣势的微草生生托了起来,最后面对索克萨尔的大爆发让解说都几乎发出尖叫,方士谦当时人在现场,给流观上下刷了n屏消息。

“想好了?”方士谦问。

“想好了。明天就跟我爸去说。”流观上下坚定。

方士谦说:“好。”

两个人一阵都没说话,那边渐渐传来均匀又绵长的呼吸声,方士谦一听,小朋友睡着了呀。

鬼使神差地方士谦没有挂,而是继续做他的加训,下个月他即将迎来出道首战,带着整个微草的期待。

又一个小时之后,方士谦关掉电脑,发现手机屏还在亮着。

仍然有睡着的人在慢慢地呼吸,偶尔传来翻身的声响。

方士谦拿起手机,在按下挂断之前轻轻地说了一句:“晚安。”

等到他站在自家门前拿到单子上笔意潇洒写着四千两个字的快递,心情无比雀跃的时候,方士谦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似乎大事不妙。

而当林队长揶揄地问他这是不是女朋友寄来的,那个若即若离的似乎也拿掉了。

他霎时回到流观上下撞进乌头马角视线的那个瞬间,星光跃动里魔道学者破空而来,九万里星河开始流动,在他身边燃烧起一片烈烈的火。

04

流观上下:这个学期结束,我就进青训营。

乌头马角:好啊,说服你家里了?

流观上下:说服了,我爸说他支持我任何决定,我妈没什么表示,不过给我买了一套新键盘。

乌头马角:太开明了!

乌头马角:所以你选择了哪个战队?

流观上下:那还用说吗。

方士谦看着他跳上扫把,骄傲地飞出一个只有他能做到的刁钻弧度,仿佛已经是最高的赛场,万众瞩目里魔道学者和牧师并肩。

流观上下说:“微草。”

评论(16)

热度(549)